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 >

你知道哪些二次元常见的数字梗? 233逐渐退出舞台

欧美人说,中文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

中国学生说,我在学校学了十几年英语,还是没学明白。

日本人说,把英文变成罗马音,我就算是学懂了。

无论文化是否同源,世界上总一款异国语言会给你一种天书般的感觉,就算是母语也一定会有晦涩难懂的部分,让你产生一种“我可能不是××人”的感觉。

但阿拉伯数字不一样,它是如此简单易懂,它是如此直白可感,那么,今天的文章就让我们来聊聊,除了114514,你还知道哪些二次元常见的数字梗?

“1”

提到网络用语里的数字有什么梗,那“1”就堪称是万物起源,也是长期以来网络交流中最泛用的数字。它大多数时候用于表达肯定和赞同,还有“我知道了”和“我准备好了”的意思。

1的这个用法要追溯到网络游戏《魔兽世界》里,在小队副本中,队友之间需要一定的交流才能确保彼此配合不出问题,而在团队副本中还有专门负责指挥作战的玩家通过语音下达指令。

为了避免语音环境混杂,指挥过程中一般只有指挥者打开麦克风,而指挥者在战斗中偶尔需要确保一些关键指令传达到位,这时就会要求对应的团员“听到打1”。

久而久之,1就在《魔兽世界》里成了肯定答复的代名词,并随着网络交流的普及,逐渐流传到圈子之外。

所以在国内的网络游戏题材作品中,你经常能看到这个“1”的出现,比如《全职高手》中就有这样的情节。

战5渣

战5渣的全称是“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该梗出自《龙珠》中拉蒂兹来到地球时的剧情。拉蒂兹用战力检测仪扫描手持猎枪前来一探究竟的农夫,发现对方战斗力只有5后说了一句“戦闘力…たったの5か…ゴミめ”,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战斗力只有5吗?真是垃圾啊。”

通过数字直观地反应战斗力,对于喜欢掰扯哪个角色更强的观众来说显然是件喜闻乐见的事情,于是拉蒂兹的这句台词就逐渐演变成了言简意赅的“战5渣”。

这个梗后来也被诸多作品致敬,比如《潜行吧!奈亚子》的小说里就有一句“我想想,农夫拿着猎枪的状态,战斗力应该为5”,在《我的朋友很少》里志熊理科曾用这个梗来描述女子力,《中二病也要谈恋爱》里的小鸟游六花则称小鸟游十花的战斗力高达587万。

不过无论是在《龙珠》的原作里,还是在现实的网络交流中,这种量化战斗力都只是图一乐的行为,大家对战斗力的掰扯并不会因此尘埃落定。

⑨:智障系前身

用⑨代表笨蛋出自《东方Project》,当年神主ZUN在《東方花映塚》的介绍图里,把名为琪露诺的角色放在了第9个标记上,并且⑨的注释里只有バカ二字,由此⑨也就成了琪露诺的代名词,其后又延伸到笨蛋这个词上。

笨蛋是不会感冒的,这应该是你在动画里最常听到关于笨蛋的一句话。

在辞义被弱化之后,二次元文化中的笨蛋大多数时候已经不是用来骂人了,在观众群体里更是发展成了一种萌属性。而笨蛋不会感冒这句话也可以说是契机之一,它的意思是笨蛋单纯又充满朝气,如此健康活泼的人是不可能感冒的。

但当这句话真的在骂人时,它的意思其实是笨蛋就算得了感冒也察觉不到。

从233到大草原

“233”出自猫扑论坛第233号表情符号,该表情为“锤桌大笑”。

由于该表情与各种日常话题的相性都非常好,较高的使用频率使得很多人形成了在一句话后面加上233的习惯,后来这个习惯又逐渐从论坛向QQ等网络社区扩散。

但近年来233虽然仍有在使用,却已经逐渐被另一个习惯代替,那就是“草”。

日语里的笑为“わらう(warau)”,因此日本网友习惯用w作为略称,并且随着爆笑程度的提高,w的数量就会变得越多。当大量的w连在一起时,看起来就如同一片草丛,所以又被简略成了草(kusa)——wwwwwwwwwww。

出于中文的博大精深,国内其实早就有了“奈何自己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的说法。于是逐渐地,日本弹幕文化里的“草”又融入到了中国弹幕文化的“卧槽”里,并且在很多场合取代了233的作用。

用具体的表现来说,就是很多转发微博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的网友,开始把233换成卧槽和草。

类似的数字梗其实还有很多,但能做到上述几个例子那么出圈的却较为有限,大多都是在自家圈子里流行。

比如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中的超级计算机用了750万年算出宇宙的终极答案是42,然后《明日方舟》在实装了一个强度特别高的角色史尔特尔后,因为该角色在玩家群体里简称42,于是她又被称为“宇宙终极答案”。

又比如山本宽监督当年说不成功就引退的动画作品《Fractale》,最终BD销量却只有883卷。在山本宽迅速关闭博客收回引退宣言后,883就成了动画观众口中的BD销量计量单位,并称之为“一宽”。

从以上例子可以看出,所谓数字梗往往都是一些故事赋予了某个或某串数字特别的含义,进而把它刻进了大家的DNA里,然后仅凭几个简单的字符就可以引起很多人的共鸣——

比如114514,有的人说啥这是“义已失,吾亦死”的数字缩写,但是其实了解的朋友都知道,他实际上是“いいよ、こいよ”的空耳发音,现在还经常有人拿这个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