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码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推广技巧 发布求购 建商铺  发产品  会员体制比较  
 

河南店连店预付卡危机:无支付牌照 预付款打到个人账户

来源:中国一卡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8-31 10:57:53  字体:[ ]

关键字:河南  预付卡  支付牌照  POS机  

摘   要:近日,有商家、消费者向财新记者反映,河南店连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店连店)单方面关闭预付卡支付通道,并拖欠商家、会员“货款”2.4亿元。而这只是店连店资金窟窿的冰山一角;举报材料称,店连店另有几十亿的到期高息理财产品未兑付。

河南店连店预付卡危机:无支付牌照 预付款打到个人账户——中国一卡通网

  多则上百万,少则数万元货款,通过POS机刷走后,就不曾返还给商家;没有短信提醒,没有电话告知,消费者持有的预付卡一夜之间成为废卡,无法到任何一家签约商户刷卡消费。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两万多名商户、消费者身上,横跨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涉及2.4亿元资金。

  发行预付卡是商家快速回收资金、吸引客源、绑定客户的手段。但在监管缺位的情况下,预付卡常常变相沦为商家的融资渠道,备付金挪作他用成为业界潜规则。一有闪失,企业资金无法正常周转,危机也就无法掩盖。

  近日,有商家、消费者向财新记者反映,河南店连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店连店)单方面关闭预付卡支付通道,并拖欠商家、会员“货款”2.4亿元。而这只是店连店资金窟窿的冰山一角;举报材料称,店连店另有几十亿的到期高息理财产品未兑付。

  涉事公司董事长王风林已被异地警方列为涉嫌“集资诈骗”的在逃人员,但在河南当地店连店一度被列为重点扶持项目,已然“大而不能倒”。地方政府要求王风林解决债务问题,至今未将其收监。

  说好的宝马呢?

  银行的催款电话又来了,王美玲默默挂掉电话,她不想让一旁躺在病床上,已是肺癌晚期的父亲知道她竟靠透支信用卡度日。

  她更不敢让父亲看到的,是一张盖有“店连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章的欠款单。账单显示,店连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店连店)共欠王美玲夫妇货款42.88万元,而结算时间本应是2015年6月。

  这一切都要追溯到2014年底。在朋友介绍下,王美玲的丈夫张大军交给店连店北京分公司2万元加盟费,成为店连店的一名业务员。

  店连店是运营总部位于河南郑州的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主营预付卡销售。消费者持卡即可到店连店签约商铺消费,商铺类型囊括吃、喝、玩、乐、购等各领域。

  按照合同约定,张大军不仅可以签约店连店特约商户、销售预付卡,还能发展下线。签约商户越多、刷卡消费金额越大、发展成员越广,张大军能得到的提成就越丰厚。

  为拓展业务,夫妻二人首先给自家经营的餐馆和电子产品铺装上店连店POS机,随后又介绍其他朋友入伙。

  2015年3月底,店连店预付卡业务正式投入运营。为吸引消费者,店连店推出优惠充值活动,单张卡充值额大于等于1000元,即可享受8折充值优惠。也就是说,消费着花800元便能买到价值1000元的购物卡。

  得益于线下的优惠推广,以及众多“王美玲”口口相传,老乡带老乡,朋友介绍朋友,店连店迅速壮大,并在全国设立三级办事处,包括华中、华东、华 西、华南、华北五个大区办事处,30个省级办事处及分公司、170多个地方办事处;人员上,店连店在全国共有5000多名业务员,仅湖北就有2000多。 除了港澳台和西藏四个地区,店连店基本实现全国覆盖。办事处统一负责各地预付卡销售、商户签约事务。

  据店连店新疆库尔勒办事处负责人张雨辰介绍,各办事处与业务员须交足保证金才能正式加盟店连店。省办保证金标准为5万元,地办为3万元,业务员 为2万元。后期,店连店公司以购买股权的名义,要求各业务员再交1万元。“这样算来,店连店仅保证金就收了1亿多元。”张雨辰说。

  针对各办事处,店连店推出诱人的奖励计划——每完成100万元预付卡销售任务,可领取10万元绩效工资,以30万元为上限。

  2015年4月份,全国各级店连店办事处共卖出2.27亿元预付卡。5月上旬,店连店公司在郑州一家五星级酒店召开了4月业绩总结暨表彰大会。

  “1600万元现金被抬上主席台,用来奖励4月份预付卡销售额大于100万元的办事处。”参加了那场盛会的店连店北京东城区办事处负责人杨俊回忆说,“他们把钱堆成一座半人高的小山,每个上台领奖的人都提着几大捆百元大钞。那场景给人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当天会上,店连店管理层还提出5月份的奖励方案——奖励预付卡销售业绩排名第一的办事处一辆路虎,第二名一辆凯迪拉克,第三名一辆宝马……全国一共奖励10辆豪车。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据媒体公开报道,5月份店连店全国市场预付卡充值额飙升至10.8亿元。但是,公司给各办事处和业务员做出的美好承诺再也没有兑现。

  6月10日,店连店公司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关闭了POS机刷卡通道,并不再给商家结算货款。全国2万多名消费者手中尚有金额达几千万元的预付卡未消费,商家尚有2.4亿元应收账款未结算。

  “刚开始我以为公司只是暂时资金周转出了问题,等到7月份时,我真的心里慌了。”王美玲说,“我老公签的其它商家也上门要钱。他们找不到店连店公司,就来找我们。”

  打折充值与空刷套现

  按规定,店连店经营预付卡业务,须取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目前全国共270家公司获得了这一资质。财新记者查阅已获牌照公司名录,并未发现店连店的身影。

  “店连店董事长王风林在很多场合宣称公司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我们也就信了。”店连店新疆库尔勒办事处负责人张雨辰说。

  为规范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收单业务,中国人民银行明确表示支付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挪用、占用备付金;客户备付金要全额专户实施银行存管并封闭运行和使用;存管银行要监督备付金使用情况,拒绝违规使用。

  有业内人士介绍,正常的第三方支付盈利模式主要包括收单手续费、备付金利息收入、预付卡利息收入、平台搭建利润。但在监管缺位的情况下,第三方支付机构会把备付金挪用到其他理财或经营项目中。

  多名店连店办事处负责人表示,各地收上来的充值预付款,很多时候都汇入了公司总经理王文勇及其他人的个人账户。

  尽管如此,各级业务员还是在为实现“宝马梦”大干快上,并找到一条灰色的发财路径——自己购卡自己刷,不仅能做大收单规模,还能凭空套现。

  按照店连店给出的8折购卡优惠政策,持卡人花800元充值1000元,1000元全部从POS机上划走后经店连店抽成10%,商家可得到900元货款。虽然交易并不真实存在,刷卡人却可套现净赚100元。按照T+7的结算周期,商户在交易发生后的第7天得到结算资金,一笔钱一个月倒三次,800 元就可以变成1139元。

  在王美玲的对账单上,42.88万元未结算款来自22比刷卡消费,平均每笔交易额2.17万元。

  据一名曾在店连店管理层任职的人士透露,王美玲夫妇签约的一家鲜花店,曾因单日交易流水高达19万元被店连店点名批评。“什么金花银花,一天能 卖出这么多钱来?这不是明摆的套现吗?还有的火锅店凌晨2点有2万多块的交易额,这是卖的什么火锅?POS机是在店里还是在家里?”

  对于商户与业务员的套现行为,店连店管理层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加以制止。多名业务员与地办负责人表示,空刷是高层授意的。“管理层说公司要上市,必须做大账单流水,鼓励大家这么干,还说空刷是给大家的赚钱机会。”张雨辰说。

  据知情人士透露,部分商户被套进去的钱中,约有一半来自空刷套现带来的赢利。如今店连店指责商户恶意套现,拒不还钱。“店连店威胁商家说要起诉他们,有的商家也确实不理直气壮。”

  “我知道空刷有问题,但还是没抵住诱惑那么做了。”店连店汉口办事处负责人王江生在电话里对财新记者说,“但另一方面,店连店又给各办事处下达了预付卡销售任务,4月份是100万元,5月份涨到300万元。不这样做我们业绩考核不达标,一分钱工资都拿不到。”

  据王江生介绍,算上员工工资、奖金,以及他名下各商户的未结算货款,店连店共欠他66万多元。“商户天天来找我要钱,我刚出来创业,总要给自己留条路走,就都自己垫付了。”王江生说。

  好经念歪还是蓄意诈骗?

  在店连店微信公众号上,至今刊载着一篇河南省政府某领导考察指导店连店科技园的文章,发表时间为2015年3月30日。文章写道,该领导对店连 店给予了指导性建议,表示店连店项目属于“互联网+”项目,是国家大力支持发展的产业,河南省政府会在政策上给予大力支持。“浙江有个阿里巴巴,希望河南 出个店连店。”

  财新记者查阅河南省政府网站,确有一次省领导调研河南鹤壁店连店电子商务科技园项目工地调研,但未有留下讲话内容记录。

  “我们到店连店参观,看到它规模好大,而且有省市领导站台,觉得这应该是家正规公司。”来自湖北宜都的店连店业务员黄昌清说。毕竟,店连店有在 央视一套晚间新闻时段投放广告、以2713万元的价格中标央视2015年春晚广告套餐,董事长王风林个人现身央视“奋斗”栏目讲述创业史,还请来影视明星 陈宝国代言。

  此外,店连店还宣称旗下产业包括资产管理、养生酒店、酒厂、科技园、物流等,并在海内外注册了数十家以“店连店”命名的公司。

  “店连店说香港东英金融集团、深圳天禾佳润投资有限公司要给公司注资15亿元,但最后都没有下文。”张雨辰说,“也不知道是他们故意做笼子,稳定人心,还是对方看到店连店弊病丛生,决定不趟浑水。”

  当全国各地被拖欠货款的商户、业务员因讨债而聚合到一起时,他们发现原来店连店还有几十亿元高息理财产品没有兑付、店连店养生酒店已经歇业、店 连店尚欠合作酒厂300多万元货款、科技园建设因资金短缺濒临烂尾……他们的2.4亿元未结算货款,只是店连店庞大资金窟窿的冰山一角。

  据知情人士介绍,王风林靠发行高息理财产品起家,然后把所筹资金用于建造店连店科技园、置房产、经营支付业务。“理财产品月息3分,年化36%,再加上运营费用,你算算他的资金成本有多高?”该人士说,“店连店并没有现金牛产业,那么多钱他到哪里还?店连店根本没有资金实力搞8折充值优 惠。”

  按照8折充值优惠、公司抽取10%佣金计算,去年4月,店连店在全国市场实现2.2亿元预付卡销售,店连店要净补贴市场2750万元;5月全国市场完成10.8亿元预付卡销售,净补贴额为1.35亿元。

  “我们去年在店连店郑州总部开会,碰到之前买了理财产品的人在门口集会,要求兑付本息。当时有人对我们喊,‘我们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那时没在意,现在想想真是令人唏嘘。”杨俊说。

  讨债路漫漫

  自去年7月开始,王美玲便频繁往返于北京河南两地,与讨债大军一起到公司总部要说法,到河南省政府门前上访,但始终没有结果。

  “后来家里来电话说爸爸得了肺癌,我就又从郑州回周口老家,带他去医院化疗。”王美玲说,“我站在医院楼顶,甚至都想直接跳下去。”

  为了捱过眼前的难关,王美玲卖掉了她2012年新买的长安汽车。她从未想到,自己来北京闯荡十多年攒下的一点积蓄,就这样一夜间化为乌有,眼下她还有4个未成年的子女要抚养。

  “我们这群一起要债的人当中,很多人这一年都没回过家,回家就会遇到要债的。闹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不在少数。”张雨辰说。

  据了解,山西、河北、河南、湖北、广西、新疆等地的店连店受害人已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河北承德和山西临汾警方有立案,并进入取证调查阶段。

  全国在逃人员信息系统显示,王风林于2015年10月20日被临汾警方记录在案。记录显示,“2015年4月份,王磊、王风林、王文勇以店连店 公司虚构其已获取中国人民银行第三方支付业务许可牌照,全国发行会员卡,明知亏损经营,致使商户重大货款无法收回。”案件归类“集资诈骗案”。

  王文勇、王磊是王风林的两个儿子。据知情人士介绍,大儿子王文勇担任店连店法人,已因店连店案件被临汾警方羁押,随后被移交给承德警方;小儿子 在哈尔滨经营投资管理公司,因无法兑付投资人3.6亿元高息理财产品,已于今年3月被哈尔滨警方羁押。店连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被承德警方冻结。

  今年5月31日,由郑州市管城区负责打击非法集资工作的政府官员协调,已遭警方通缉的王风林与债委会成员签订一份《还款协议书》。《协议书》显示,店连店承诺从2016年5月31日起,每月偿还1000万元,直至付清。

  上述官员表示,店连店案件涉及面广,须由受害人在当地派出所报案,再经更高层级公安机关确定调查方案。由于案件已超出其管辖范围,他只能搭建平台,促成双方当事人开展谈判。

  知情人士介绍,政府与王风林有过约谈。他说自己还有价值好几个亿的产业,欠款肯定能还上。被逼急了,他甚至说“你们把我抓了算了”。

  “就算王风林被收监,店连店还是没钱补窟窿。把他留在外面,至少大家还有一线希望,看看能不能把公司搞活。”知情人士说。

  记者致电店连店,公司总裁李敏的助理王妍晓表示,公司目前经营遇到困难,正在积极筹措解决方案。

  “有时感觉政府部门之间在相互踢皮球,到现在都没有人出面给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张雨辰说,“虽然王风林和我们签了还款协议,也有政府官员在场,但至今还是一分钱没拿到。”

  记者致函河南省金融办,截至发稿仍未获得回应。

新闻投稿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字体[ ] [收藏] [进入论坛]

新闻榜
推荐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