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聚焦 >

《fate stay night》在世间徘徊了1500年的骑士 终于完成了他最后的使命

看过06版《fate stay night》的老月厨们,应该都不会忘记动画最后这个场景:

重伤的saber躺在树下,刚刚从梦中醒来,她将圣剑交给了身边最后的骑士贝狄威尔,令他将剑还给湖之仙女。

贝狄威尔还剑之后,saber永远地合上了双眼,一阵微风拂过,将她的灵魂带往阿瓦隆,ED《与你的明天》适时插入,赚取了无数观众的眼泪。

时过境迁,当年这部让无数观众“身中王毒不能自拔”的动画看上去已经有些古董感,画面和演出都跟不上时代。

关于那位身为骑士王的少女的结局,也经蘑菇之手重新书写,而这重新书写的故事,最近又被搬上了大银幕。

这个新的故事,就是FGO第一部第六章《神圣圆桌领域》,动画化之后的本章剧情,分为上下两部剧场版。

上半部已经可以找到资源,属于是“惨遭小太刀动画化”,观感一般。

下半部最近流出了部分片段,这些片段的演出水平很强,导演从小太刀的手里抢来了笔,没让他发挥“奇思妙想”。

当然啦,这里也不是向各位安利去玩FGO这游戏,毕竟一旦入坑,这石头就怎么都不够......

FGO最大的优势,还是其优秀的剧情,而这一优势也取决于某一章节写手的水平与发挥。

不过比较残念的是,目前除了蘑菇本人之外,最靠谱的作者竟是东出佑一郎,而“甲级战犯”当属恋爱脑樱井光,堪比高达界的冈田磨里。

而我今天要向大家推荐的《神圣圆桌领域》,就出自蘑菇本人之手。

在这个全新的故事中,仅在《fate stay night》中留给观众惊鸿一瞥的贝狄威尔站到了故事舞台的中央。

为了使大家更好地理解这个故事,先容我介绍一下“特异点”的概念。

FGO第一部的大BOSS盖提亚为了毁灭人类史,从人类史中选择了7个关键时间点。

他将圣杯送回这些时间点,持有圣杯的势力使历史在这个节点上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而主角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抢回这些圣杯,修复被篡改的历史。

《神圣圆桌领域》的故事发生在公元1273年的耶路撒冷,在这个特异点里,没有十字军,没有伊斯兰军队,甚至连耶路撒冷都化作沙漠。

从十字军那里抢来了圣杯的太阳王——从者拉美西斯二世也只能在沙漠中偏安一隅,勉强维持着必将消亡的小农社会。

在这片沙漠中,最为耀眼的城,就是狮子王阿尔托莉雅的白垩圣城卡美洛,最为强大的军队,是她麾下的圆桌骑士率领的肃正骑士部队。

卡美洛每隔一段时间会进行“圣拔”,通过了选拔的人可以进入圣城,从此不再需要在恶劣的沙漠环境中艰难求生。

没有通过选拔的人也无需考虑这些了,因为狮子王会命令圆桌骑士将这些“不值得被拯救的人”直接杀死。

在追随狮子王的圆桌骑士中,有曾经背叛过她的兰斯洛特和莫德雷德,有说她不懂人心的崔斯坦,还有一直忠于她的高文和阿格文

然而,她最忠诚的骑士、和凯爵士一起从小就陪在她身边的贝狄威尔,决心向她举起叛旗。

他无法容忍亚瑟王现在的残暴行径,他要用他的银之臂亲自纠正亚瑟王的错误。

FGO中的贝狄威尔,基本遵循了《亚瑟王传说》中的原典形象。

因为独臂,贝狄威尔的战斗力并不强,远不如《亚瑟王传说》中那几位戏份最重的骑士——兰斯洛特、崔斯坦、高文。

莫德雷德也这样怼过他——

“你能留在圆桌骑士里,只是因为得亚瑟王宠信罢了!”

不过,贝狄威尔得受宠,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在圆桌骑士这堆“扭曲的王厨”里,贝狄威尔算是硕果仅存的“正常的王厨”了。

也许这是因为,除了他之外,其他骑士都没见过亚瑟王还没成王的模样。

只有在贝狄威尔面前,亚瑟王才能短暂地放下王的担子,露出那么一丝疲态。

在《神圣圆桌领域》中的贝狄威尔,似乎因为作为从者登场而得到了加强,他缺失的那条手臂,变成了银之臂。

在主角方战力捉襟见肘的前期,这条银之臂的每一次闪光,是大敌临阵前的希望。

他第一次使用这条银之臂,就将主角一行人从卡美洛城门前救出。

他刚开始只想独自去觐见亚瑟王,询问其真意,而主角一行人也要调查卡美洛,双方不约而同地混入了“圣拔”的人群中

“圣拔”中的残忍行径令他们震惊,圆桌骑士高文和肃正骑士一起对那些难民大开杀戒

拥有加护的高文,能在夜空中唤来太阳,被太阳祝福的他,将主角一步步逼至绝境。

亲眼目睹了狮子王和圆桌骑士的暴行后,贝狄威尔放弃了单独觐见的天真想法。

他果断地站了出来,第一次施展了银之臂的光辉,将主角一行人救下,高文也没想到,这个独臂的骑士,居然能和他过上两招(电影里直接把高文干趴了)。

他加入了主角方,他要一路打倒那些曾经的队友,走到狮子王的面前。

刚开始,因为他圆桌骑士的身份,站在原住民那边的哈桑不信任他。

不过,在他用那条银之臂数度击退了曾经的队友、保护了村庄之后,他也被接纳进了村子。

只是,当主角无意中问起他身为圆桌骑士却不在亚瑟王身边的原因时,他闪烁其词地解释道,因为自己被召唤得比较晚,当时卡美洛已经建了起来。

拥有千里眼(类似于预知技能)的阿拉什,看出了他的外强中干。

阿拉什看得出来,他有追求自我毁灭的倾向,而他每一次使用那条手臂,都将自己往毁灭的深渊推了一步。

这位东方的大英雄劝诫他,无论有多么自责,都不要把自毁作为目的。

阿拉什虽然这样劝诫他了,但是,当他们的村庄被狮子王的圣枪伦德米尔德锁定的时候,这位大英雄没有别的选择。

他只能使出那个会使他身陨形灭的宝具,以此抵抗狮子王的圣枪。

在历史上,阿拉什的这一箭终结了长达60年的战争,在特异点里,这一箭击溃了象征神明的天罚。

之后的战斗越来越严苛,贝狄威尔一次次地对圆桌骑士们使出银之臂,一次次释放那灼热的光辉。

他失去了很多现在的队友,也看到许多曾经和他把酒言欢的圆桌骑士倒下。终于,他如愿来到了狮子王阿尔托莉雅的玉座前。

而此时,他的外形已经开始崩溃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的伪装才完全卸下——他根本就不是从者,而是一个徘徊了1500年的人类。

在这个特异点中,最大的错误不是由圣杯酿成,而是由他的“错误”酿成——他没能完成亚瑟王交予他最后的使命。

贝狄威尔很清楚,把圣剑还给湖中仙女,就意味着亚瑟王彻底死去,执行这个命令,就像是亲手杀死亚瑟王一样。

在传说中,他前两次都没能把剑归还,他所编造的还剑谎言被亚瑟王识破,第三次,他终于下定决心,将剑归还。

而在这个特异点里,他第三次也没能狠下心把圣剑还回去。

没能彻底死去的亚瑟王,在失去了所有记忆的情况下,拿起了圣枪,成为彷徨的亡者之王。

千年的时光,让她与圣枪中的女神灵魂同化,化身狮子王,彻底失去人心。

冷酷的神明只懂给文明以岁月,不懂给岁月以文明,面对即将终结的历史,她选择将值得拯救的人类灵魂刻进白垩之城中保留下来。

拿着圣剑的贝狄威尔也因为圣剑而无法死去,当梅林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风化成了石头,还抱着那柄圣剑,流着不知为何人而流的眼泪。

梅林给予了他改错的机会:把圣剑炼成了银之臂的形状,让他可以使用。

但是,以凡人之躯驱动圣剑的代价,是他所剩无几的肉体和灵魂。

贝狄威尔开始朝王的玉座前进,每走一步,他的身体就崩溃一点。

与此同时,狮子王的攻击还在继续。即使有主角助攻,他还是不得不继续驱动那条手臂,将自己最后的一点生命都喂给它。

随着贝狄威尔生命的消散,那条手臂也逐渐现圣剑的原型。

他终于还是走到了亚瑟王面前,将圣剑物归原主,与圣剑一起归还的,还有亚瑟王的记忆。

“感到光荣吧,贝狄威尔,你确实完成了王赋予你的使命。”

阿尔托莉雅亲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彻底消散了。

和其他圆桌骑士相比,贝狄威尔没有那么多丰功伟绩——在FGO中,他原本的功绩甚至都不足以让他进入英灵殿。

他不像兰斯洛特和崔斯坦一样一骑当千,也不像高文一样拥有太阳的加护,不像加拉哈德一样寻得圣杯。

可是,在《神圣圆桌领域》中,他却走完了一条最为遥远的征途。

500年的时间,足以将志存高远的玛奇里磨成一味追求永生的老虫子,圆桌骑士对亚瑟王的忠诚,也不过短短几十年。

可贝狄威尔对亚瑟王的这份忠诚与悔意,却延续了足足1500年,还能驱动着他一路打进卡美洛,完成使命。

蘑菇真的很擅长塑造这种平凡与非凡并存的人物,从黑桐干也到静希草十郎,从卫宫士郎到贝狄威尔。

和身边的天才、异类相比,他们的起点很低,可是,最终他们却能凭着一股韧劲,走得比他们远。

要想走完一条漫长的征途,最重要的也许不是天分和智慧,而是对初心永不动摇的坚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