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资讯 >

更加放飞自我 异世界转生是日本动画找到的"版本答案"

需求是市场的真理,而需求往往又反映了消费者的生活和心态。

就算不提起点中文网领先全球的爽文市场,日本动画进入爽文时代也已经有将近十年时间,从往日大家津津乐道"日本人也爱爽文"的龙傲天后宫轻小说,到如今遍地开花的异世界转生,实际上这个市场都没有从本质上产生过变化——

它只是变得更加放飞自我了,而异世界转生就是日本动画找到的"版本答案"。

从观众的叫法上其实就能看出,异世界转生题材明显有着比前些年的龙傲天轻小说更高的创作自由度,毕竟随便抓起一票异世界转生,乃至异世界穿越,甚至根本不是异世界但给人感觉又很像异世界的作品,龙傲天这一要素都有着极高的出席率。

比如说《关于我转生成史莱姆这档事》、《Overlord》、以及《因为太怕痛就全点防御力了》,就是上述三种作品的代表。

可以说对于爽文动画的受众而言,是不是异世界,时代背景是不是中世纪欧洲,甚至有没有剑与魔法,实际上都不是重点,因为观众需要的只是"爽"罢了。

由此可见,异世界转生实际上并不是在为观众服务,而是在为创作者服务,因为它更适合放飞自我,从而写出符合观众需求的爽文。

2020年的七月新番档期里,名字最长的一部叫《魔王学院的不适任者~史上最强的魔王始祖,转生就读子孙们的学校~》,一般简称为《魔王学院的不适任者》。

这部作品就是极其纯粹的爽文,但如果从国内观众常说的龙傲天和异世界转生这两大角度去看,你就会发现它的分类其实十分微妙。

首先它毫无疑问可以打上一个异世界标签,虽然整体表现偏向近代,但仍然带有中世纪欧洲的风格特点,人族与魔族的矛盾,还有剑与魔法的存在,都是最典型的异世界模板。

其次它也有转生或穿越的要素,但却是魔王本身穿越到许多年后,并没有跨越到"异世界"的概念——虽然这背景本身就是异世界。

最后,它还是毫无疑问的龙傲天,魔王转生之后连扮猪吃虎都直接省了,上来就是毫无悬念不遮不掩的等级碾压,并且正如标题所说,故事的主要舞台还是在学院里。至此,前些年的学院龙傲天要素也被这部作品尽数集齐。

从原作的角度来看,《魔王学院的不适任者》毫无出彩之处可言,这一点跟当年的《Infinite Stratos》极为相似,甚至可以说犹有过之。而从动画的角度来看,放在如今烂制作频出的环境里,倒还算是做出了鹤立鸡群的效果,至少是平均水平甚至还能偏上一点的程度。

不过看一眼制作公司明晃晃地写着SILVER LINK.,许多观众也就心照不宣了,毕竟这公司最常做的就是那些好看不火的改编动画,在他们手中,再烂俗的剧本也大多能整得有模有样。

但真正能吸引观众的,却正是这部作品的"毫无出彩之处"。

《刀剑神域》算爽文吗?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不可否认大多数时候还是挺爽的。只不过观众在爽的同时,或多或少都需要担心一下,川原砾会不会又整点什么恶趣味膈应人。

这其实不是《刀剑神域》独有的问题,比如《超人高中生们即便在异世界也能从容生存!》就整过类似的活,像这种突如其来恶心一下观众的事情其实并不罕见。一来如今各路作品的质量相比以往有了明显的稀释,二来观众对于类似桥段的接受度在进入爽文时代后也开始下降。

而这就是《魔王学院的不适任者》"毫无出彩之处"的优势所在,就算是对原作完全没有了解的观众,恐怕都敢打包票这部动画绝对不会整活,因为它的爽文桥段实在是太直白了,并且在直白之余男主角的三观还特别正道,综合下来完全就是一块经常多重检疫的放心肉。

而这样"毫无出彩之处"的作品,却成了大量观众的核心追求。正如文章开头所说,它反映了观众的生活和心态。

龙傲天和异世界占据日本动画主流的时间不可谓不长,并且以目前的情况甚至还看不到哪里是个头,所以很多观众都已经从吐槽转入了习以为常的阶段。但如果继续往前追溯,实际上动画观众的生活和心态变化还是相当明显的。

在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轻小说改编动画开始百花齐放,但要说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凉宫春日》系列当属其中的佼佼者。当时国内以80后和90后为主体的ACG受众,面对这种光怪陆离的校园生活实在是没有什么抵抗力,对于"有趣"的憧憬更是从各路动画作品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独具特色的设定,宏大的世界观,跌宕起伏的剧情,观众这时候都在乐此不疲地寻求着刺激。

时间再往前追溯,来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正处于现代科技急速发展的时期,日新月异的科技在迅速改变着世界的同时,也让人们对于未来充满了信心,这是一个科学幻想大行其道的时代。

1970年问世的著名漫画作品《哆啦A梦》,本质其实也是科学幻想的一种。但虽说发展到极致的科学即是魔法,可《哆啦A梦》里的科学幻想也的确是太过魔法了一点,以至于很少有观众会将其当作是科学幻想来看待。

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如今大家津津乐道的赛博朋克题材开始涌现,这些结合了科学幻想和反乌托邦社会的作品,无疑可以给观众带来更加真实的观感,并且在畅想未来的同时还可以反思当下的自我。

最后目光重新回到今天,相信你已经看到这些年来的观众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在经历了科技和信息的爆炸发展之后,人们的视野变得比以往更加开阔。单就动画而言,阅片量的上升让观众对刺激有了更高的抗性,而创作者们却苦于想方设法整点和"老前辈们"不一样的特色。

此消彼长之下,创作就成了吃力不讨好的活。

随着科技发展速度的减缓,数十年前动画中的"未来科技"时至今日也依然只存在于未来,观众对于科学幻想自然是少了一分憧憬。另一方面,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也让他们对庞大复杂的世界观和曲折离奇的剧情望而却步,开始追求更加轻量级的娱乐。

当科学幻想最终还是停留在幻想的层次时,观众自然就会有更好的"幻想"选择,可以在整日劳累后放松身心,不需要绞尽脑汁去思考前因后果,不需要经历风雨就能见到彩虹。而这种轻度娱乐找到的"版本答案",就正是龙傲天和异世界的混合体——异世界穿越。

就算日本动画找到了新的题材,成功摆脱千篇一律的异世界穿越,但只要观众的生活和心态依旧,那这种新题材就不会在根本上产生变化,因为它也只是需求推动下的产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