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 >

勇者冒险的阻碍 那些印象深刻的反派角色何充满魅力?

别误会,穿梭在银河的火箭队并非本文主角。游戏世界中,那些勇者冒险的阻碍;世界和平的威胁;无恶不作的大魔王往往是最初驱动力,鞭策着玩家自觉踏上修行进取之路。今天让我们一起回顾那些印象深刻的反派角色,并尝试分析他们为何充满魅力。

《孤岛惊魂3》——瓦阿斯(VASS)

《孤岛惊魂6》日前宣布将于10月7日发售,回看这个IP,系列中最出彩的部分我认为是育碧对于反派角色的塑造。

以第三部为例,主角的跳伞之旅被海盗中断,囚于孤岛成为俘虏的桥段虽然老套。但海盗头子瓦阿斯(VASS)的亮相着实充满记忆点,刀疤如沟壑般趴在额头,干练的胡须在狂野中增添了几分感性。多次使用近景俯视视角,呈现出很强的戏剧张力,压迫感直冲玩家面门。育碧仅靠外形叙事,便勾起了我对角色背景的好奇。

随着故事进程发展,瓦阿斯怪诞疯狂的性格进一步为角色增添了个人魅力。那句:“我有没有告诉过你,疯狂的定义?(DidIevertellyouthedefinitionofianity?)”,那颗本该了结主角性命却钉在打火机上的子弹,都我联想到蝙蝠侠里的小丑Joker,把“疯批美人”这个词送给瓦阿斯先生应该相当合衬。

当然,仅是如此并不足以大书特书,毕竟没来由的“疯”意味着动机不足,受众不易产生共鸣情绪。所以育碧给瓦阿斯安排下面这段不为人知的过去,实为点睛之笔。

他本该成为勇敢坚毅的部落战士,但亲眼看到亲人献祭和社会混乱后,信仰变成了迷惘。后来,瓦阿斯逃离了,逃离了家人,也逃离了善良。之所以四次三番对主角手下留情,或许是因为他看到了曾经的影子,想要救赎那时懦弱的自己,顺带终结如今的瓦阿斯,正是这种拧巴情绪构成了他内心的疯狂。

除此之外,剧情还安排玩家同样经历一遍从厌恶暴力到享受杀戮的过程,看着主角一步步走向疯子、怪物之列,我对瓦阿斯的感情则变得更为复杂。他最后那句:“让我进入你内心,接受我成为你的救赎,把我挂上十字架,让我重生(Take me into your heart, accept me as your savior, nail me to the fucking cross and let me reborn)。”,一语成谶,当育碧将外表、性格、行为逻辑和背景故事四者合一,那可恨又可悲的疯子形象便在我心中驻足扎根了。

《只狼:影逝二度》——苇名弦一郎

如果你问《只狼:影逝二度》中那么多BOSS谁最白给,或许很多玩家都会脱口而出:“屑一郎”,咳咳,我的答案也是一样(坏笑~)。但坦诚的说,剧情故事中给我最多感触的同样也是苇名弦一郎。乱世之下,出身市井父母双亡的少年幸得苇名国主收养,但那时他还不知道,这机缘巧合的背后将是穷极一生救亡图存之路。

作为国主苇名一心唯一的孙子,报答养育之恩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守护苇名国不受外敌侵犯。所以弦一郎走上追求力量之路也是理所当然,苇名剑道、巴流秘术、龙胤之力……如果伤痕会说话,弦一郎周围一定吵闹异常。即便如此,他常挂嘴边的还是:“只要能拯救这苇名,不论什么异端之力,我都可以驾驭。”

可惜时代车轮下的苇名国不过海中浮萍,哪条救国之路都只是一厢情愿的美梦。即便没有主角只狼,内府待得苇名一心等盗国众年老身死,一统天下也是大势所趋。即便如此,弦一郎也没有放弃尝试。他说:“苇名,这个国家就是我的一切,为此,我愿意放弃为人。”,如果成为不死怪物就可以守护一切,那为什么不呢?

但天不遂人愿,当再一次败在只狼手里,当看着苇名国战火四起,弦一郎彻底陷入绝望,他明白自己真的无能为力了。后来的故事我们也知道,他把一切都归责于自己,但使命还没有结束。剑锋划过脖颈,如果,我不够强,那么就用这幅身躯换回那个最强的人吧。他说:“如此一来,苇名的长夜即将破晓。”弦一郎至此退场,继承他身体的是全盛期的武圣·苇名一心。

从初见时麦田上的意气风发,再到最终自刎于月光之下,他一生的执拗汇聚成一幅浪漫主义浮世绘。网络上我们调侃归调侃,但这段剧情充分解释了什么叫:“反派在自己的故事里就是最大的英雄。”这句话,苇名弦一郎也无疑是《只狼:影逝二度》中最具魅力的角色之一。

《最终幻想7》——萨菲罗斯

最受欢迎反派角色票选,萨菲罗斯拔得头筹我丝毫不意外。身材高大强壮、银白色长发、青蓝色双眼、手持超长武士刀、《片翼の天使》BGM,甚至官方钦定拥有粉丝俱乐部“银发精英”,颜值方面这男人着实是把握住了。

当然,人物塑造上萨菲罗斯同样优秀,性格立体且转变合理的反派角色显得难能可贵。起初神罗电器动力公司披着正义外衣面对民众时,他是1ST级神罗战士,是完美的模范员工,是克制自己战斗欲望的和平英雄。直到尼布尔海姆事件导致曾经的自我认知全盘崩塌,萨菲罗斯发现自己并非人类而是神罗实验产物,精神冲击最终致使价值观完全转变。

从此不再有温恩尔雅的正义使者,取而代之的是享受战斗乐趣,视人类为星球寄生虫的最终BOSS。我始终不认为萨菲罗斯是被愤怒或迷茫等负面情绪摧毁,从而转变人格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另一个人。他识破神罗骗局之后,转身投向自己认定的道路,这种黑化符合角色此前的行为逻辑,也是推动剧情发展的必要条件。

屠戮一般民众的恶劣行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态度,使萨菲罗斯反派色彩更加浓厚,也注定了他将站在玩家对立面。即便如此,萨菲罗斯赴死前那句:“我,是不会成为回忆的(I will… never be a memory)”还是化作羽毛,飘在心头环绕了好久,或许这就是其魅力所在吧。

随着年龄和阅历增长,现在或多或少能体会到世界很大,其实不太需要我们去拯救,因为茫然四顾全是自诩正义的英雄,一个反派角色都没有。但游戏终究比生活简单的多,只要还有“恶棍”存在,他们催生出的正义感和热血就永远会涌现心中。这种,我们以前确实体验过;多年后,依然希望其长存的心情,或许就是反派们迷人的原因吧。

于是,反派角色被正义淘汰。他自然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台下观众迫不及待地献上鲜花和掌声,当然,是献给正义的伙伴们。回到幕后,反派角色喃喃自语:“刚刚应该是个好故事吧……”,随后头也不回便奔赴下个DLC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