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抱着闺蜜的骨灰看海 短漫画《My Broken Mariko》既生猛又致郁

如果在某一天,毫无防备的你收到自己一个挚友去世的消息,你会怎么想,怎么做?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漫画短篇,就将女主放置在这样的情境中。

而女主的选择也与所有人不同。

她要带着死去闺蜜的骨灰,展开一次特别的旅行。

这部作品就是由日本漫画家平庫ワカ于2019年创作完成的——

《My Broken Mariko》

(マイ・ブロークン・マリコ)

女主小椎是个性格咋呼的普通社畜,原本平静的生活被电视上播放的一则自杀新闻打破。

自杀者正是她的闺蜜真理子。

小椎的第一反应是怀疑新闻是不是误报了,因为她和真理子上周才一起玩过。

几经确认,小椎不得不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真理子真的已经死了。

小椎脑海中翻涌起两人的过往片段。印象里的真理子是一个外表甜美可爱,内心却被一层阴霾笼罩的女孩。

真理子的原生家庭非常悲惨。

母亲在真理子很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而那个比畜生还不如的父亲对真理子实行家暴,甚至在真理子高中的时候强奸了她。

后来母亲短暂地回过一次家,临走时恨恨地对女儿真理子说,都是真理子的错。因为真理子的“勾引”,父亲才会对她出手。

自那以后,真理子就习惯于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自己身上,认为都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不够乖,才会招致这么多的不幸。

“都是我的错”“我是个坏女孩”……终日处在这种心理暗示下,自轻自贱的她性格变得扭曲,不相信自己是个值得爱的人。

真理子身边没什么朋友,唯有小椎是个例外。天使如小椎,看到了真理子隐藏于人后破碎的一面,一直拼命想要治愈真理子的伤疤。

真理子非常感激小椎,并在给小椎的信上写道,之前很害怕走夜路,可是听小椎说经常晚上散步,一想到说不定可以遇到小椎,自己就一点都不怕了。

两人的关系非常好,以至于真理子曾一脸认真地对小椎说:

“如果小椎有了男朋友的话,

我就死掉。”

然而,小椎的努力终究付诸东流。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真理子已经陷得太深,她的痛苦不是旁人几句轻飘飘的话就能化解掉的。

现在真理子死了,翘班的小椎决定为真理子做点什么。思前想后,小椎最终拿起了一把刀放在包里。

她要从真理子的家里救出真理子——以抢走真理子骨灰盒的形式。

小椎假称是推销员潜入真理子家,此时真理子的父亲在灵堂,正假惺惺地为真理子守灵。

只见小椎飞速夺过骨灰盒,一手举着刀气势汹汹告诉真理子的父亲和继母,自己今天非带走骨灰盒不可。

真理子生前被束缚在这个魔鬼般的家庭之中,死后怎么说都得获得自由。

一发信仰之跃后,小椎怀揣骨灰盒逃离了真理子家,一时不知何去何从。

小椎回想起真理子想去看海的愿望,当时没有成行是因为真理子说“爸爸会生气的”,现在是为她圆梦的时候了。

但去哪里看海呢?

迷茫之际,小椎第一反应是像平常那样掏出手机,发个短信问问真理子的建议。

事实却是她再也联系不上真理子了(泪目)

回想起真理子念叨过的一个名叫 “真理丘海角”的地方后,小椎立刻坐了10小时的深夜大巴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在那里,小椎悲催地遇上了飞车贼,包里的钱和真理子的信都被抢走了。

从路过的神秘男人手中接过一点钱后,小椎没有去找落脚的地方,而是一个人到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

小椎谴责自己,既没有办法在真理子生前留住她的人,也没有办法在真理子死后留住她的记忆。

正如动画《寻梦环游记》告诉我们:生命的尽头不是死亡,而是遗忘。

实际上,小椎已经尽力了。

真理子曾扑倒在小椎怀里,哭着让小椎把所有错都推到自己头上。

在真理子看来如果不是这样,这个世界就太奇怪了。

因为她做了让人火大的事情,因为她不听话,因为她勾引别人,因为纠缠不休……

如此种种,真理子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从哪里开始改正。

而小椎的解释是全篇的点睛之笔。

她戳穿了这种家庭式PUA的真面目,指出真理子并没有错。

“只是你周遭的人把他们的软弱全部发泄在了你身上而已”。

每个人都有软弱的一面,重要的是如何去直面它,进而克服它,而不是像真理子的父母那样推卸责任,将自己的软弱转嫁给别人,成为致使女儿死亡的罪魁祸首。

经历真理子的死和信件的丢失两重打击的小椎濒临崩溃,直到她看到草丛中一个痴汉正在追一个妹子。

渐渐地,在小椎眼中,妹子的身形与死去的真理子开始重合。

仿佛是真理子在向她呼救。

在怒气值的加持下,小椎将痴汉瞬间打倒,并惊讶地发现这个痴汉就是之前抢包的飞车贼。

真理子的信找回来了,骨灰盒却在打斗时掉入了茫茫大海。

大海成为了真理子最终的归宿。

从海边回来的小椎也回归了日常。

或许正如路上遇到的那个神秘男人所说,能和逝者相见的唯一办法,就是让自己活下去。

漫画只有短短四话,情节也不复杂,半小时就能全部看完,但其于今昔之间往返穿梭的结构非常精致,画风更是堪称一绝。

尽管主要角色都是妹子,漫画却常常给予富有冲击力的镜头,展现其狂野的一面。

而漫画对人物的心理的刻画,既细腻又有层次感。

就拿小椎拿着骨灰盒哭泣的一段来说,漫画依次表现了小椎强忍泪水地哭、无奈自嘲地哭、被突如其来的回忆打断哭泣等几个阶段。

非常丰富,也极尽真实。

漫画《My Broken Mariko》的作者平庫ワカ是个新人漫画家,在访谈中透露故事的灵感来源于自己的母亲,一个在虐待家庭中幸存下来的女子。

母亲遭受家暴的经历让年幼的平庫ワカ感到悲伤而又愤怒。

等她成为漫画家后,这部出道作成为了这些感情的宣泄口,同时唤起了很多读者的共鸣。

现实中,无论是像真理子那样拥有不幸童年的人,还是像小椎那样始终无法真正走进受害者内心的人,都为漫画的表现力折服。

作为漫画界的新星,平庫ワカ未来可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