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 >

“二次元老婆合法化 ”虚拟偶像算真爱还只是消费主义的诱惑?

每当提起跨次元的恋爱,你第一时间想起的定是近藤显彦和初音未来的那份甜蜜关系。

这哥们在18年年底毅然决然的给自己和初音举办了一场隆重的结婚典礼,据悉花费了超百万日元,也邀请了相关媒体进行报道,而在一连串仪式遍历完毕并将相关信息公布到网络上后,近藤显彦瞬间成为了舆论关注的对象。

他的社交账号,他的身份信息等等都在网友的搜刮之下被大白于天下了---

不过被人肉归被人肉,近藤显彦似乎无惧非议,在接下来的2年多时间中一直保持着在网上撒狗粮的习惯。

甭管旅行还是外出工作,几乎都会将初音老婆带在身旁,而且每每还会予以无微不至的照顾---

从表面上看,这段婚姻无疑是羡煞旁人的,而他的幸福甚至还具备传染性,在后来的时间中相继有日本宅男表示想要和初音未来结婚,而后者还得到了近藤显彦的转发和祝福,丝毫不惧怕所谓的“被绿”。

这一切都似乎有条不紊的发展着(跨次元的婚姻),也似乎在可预见的未来能够逐渐被主流文化所接受。

不过需要强调的是,近藤显彦虽然是跨次元婚姻中最高光的那一位,但他并不是第一个惊起鸥鹭的人,他得感谢12年以来日本宅男和商家们的不懈努力。

当然,如果换个角度来看,所谓的跨次元婚姻或许也只是消费主义的一场阴谋诡计而已---

01.其实在12年前,日本宅男就已经在谋划了众所周知,初音未来的诞生时间是2007年8月31日,她或许不是世界第一位虚拟偶像,但她绝对是过去13年以来最具人气魅力的虚拟明星。

她举办过数不胜数的线下汇演,而每一场都能够吸引海量的阿宅们的参与。

当然,一直以来阿宅都将初音视作为不可亵渎的女神,认为拙劣的人类肉身永远只有远观的份儿---

不过,如上神圣的观念早在2008年的时候就已经被撕开了一条裂缝。

此人名为高下太一,也同样是典型的日本宅男,而就在这一年他在网上发起了一个征集百万人同意的请愿活动,意图让政府承认“二次元婚姻”的合法化,希望民政局以后能够给二次元婚姻发放具有公信力的结婚证书---

虽然最后高下太一的请愿仅有数千人参与,而政府部分也没有做出任何的正面回应,但这颗和二次元对象结婚的种子已经埋藏进了一部分日本宅男的心扉之上。

仅仅过了1年时间,一位名叫SAL9000的日本宅男便在社交平台晒出了自己和《Love Plus》姐崎宁宁的结婚照片---

我们都知道宅男的老婆往往是沧海桑田的存在,而SAL9000在当年接受采访的时候也并无避讳曾喜欢过很多二次元小姐姐的事实,但他依旧表示:“只要他们能够创造一个幸福的家,那所有的顾虑都会烟消云散”。

从SAL9000的这番话我们不难体会到一位宅男的“花心”往往只是自己得不到“认可”而造成的,而我们也都清楚一段感情发展到后来可能责任的占比会比所谓的“热情”来的更猛烈些许。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似乎允许跨次元婚恋的合法还有助于伦理的教育,从而让社会变得更加和谐美满呢?

再到了后来,我们还能相继看到诸如韩裔日本青年和《魔法少女奈叶》的婚礼(似乎在亲吻抱枕?)---

也能够在几年前看到采用最新的VR设备来举办的跨次元结婚仪式(站在第三者的角度来看,确实满满的违和感)---

正因为有如此之多日本宅男们的前赴后继,跨次元的婚恋观方才能够一直被延续下去。

直到2018年的到来,当近藤显彦毅然决然的和初音走到一块之后,跨次元的婚恋观正式被引爆,并在随后两年多时间中为阿宅指引着正道的路。

而鉴于近藤显彦的持续乐观的态度,如今也再难看到谴责的话语,取而代之的尽是体谅和包容,以及对近藤显彦勇气可嘉的赞叹---

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不是一份得来全不费工夫的荣光,因此也值得所有阿宅们好好守护了。

但是,如果我们能将眼界再拓宽一丢丢,那上述幸福也免不了沾染些许的金钱味道。

02.虚拟偶像算真爱?还只是消费主义的诱惑?正如前文所说,高下太一试图将“跨次元婚恋合法化”的努力在当年就以响应人数微弱而被宣告无视。

虽然后续也有不少日本宅男尝试以一己之力去影响舆论的风向,但影响归影响,所有的尝试都仅局限在舆论层面,并无再度向相关政策发起修改的攻击。

说白了,跨次元婚恋至今也没有得到民政局在法律维度上的承认---

不过有意思的事情来了,有关注近藤显彦和初音婚礼的朋友应该清楚,这哥们在两年前的婚礼上是实打实的拿出了所谓的“结婚证书”的,而这也正是当年近藤显彦被抨击“绿了全天下宅男”的关键证物。

甚至到了两年后的今天,我们依旧能在网络上看到网友的这番评价:“这段婚姻好像得到法律的认可了吧?”。

但其实所谓的认可也只是商业买卖,近藤显彦手中的那份结婚证书并非出自日本民政局之手,相反只是一家商业机构推出的标准化产品。

这家公司名为Gatebox,他们的主营方向是科技产品,而如今近藤显彦家中伫立的那一座黑色全色投影设备就是出自他们之手---

购买者能够通过设备与喜爱的偶像交流,而她们也会如同苹果SIRI般予以恰似真人的回应,包括真假难辨且温柔至极的语音,也包括各种能让宅男陶醉的动作姿态,不可不谓为目前最棒的虚拟偶像在三次元世界的存在感补充呢。

不过棒往往也代表着贵,这款设备据悉耗费了近藤显彦30万日元(约合2万RMB)方才购置回家,而所谓的结婚证也只是这款设备的“附加服务”而已---买卖加过户一条龙服务,可谓是贩卖虚拟偶像产业的典范。

而且更耐人寻味的是,其中的虚拟偶像并非永久服务,相反会在1-2年时间内进入服务到期的状态,而宅男们也就自此失去了和偶像交流的机会了---

今年早些时间,近藤显彦的初音未来已经服务到期...

一次巨额资金的投入,换来的也只是短暂的相处,站在这个服务本质的基础上,所谓的结婚证也就成为了引诱宅男上钩的利器。

不仅如此,Gatebox其实并不是日本首家提供跨次元婚姻认证的企业,就在多年以前,一家名为“2DCMA”的平台便在日本互联网上线,而他们也自称是二次元的民政局---

当然,2DCMA并无任何的科技设备加成,而他们能够声名在外的原因也离不开“严苛的结婚限制”。

有现实原型的角色不能被认证(如现实歌手的二次元化角色);已经已婚或者正在热恋的角色也不建议选择(奉行先到先得原则,当然如果先到者同意也是可以的);申请人的法定年龄必须满20岁等等。

我理解2DCMA设置严苛条件的用意,用一种隔绝和三次人物有所关联以及恰似三次元婚姻制度的方式来降低舆论的非议,让跨次元的婚恋观能够顺滑的过渡开来。

但商业竞争的本质就在于,某条路被验证行得通后,那接下来就会迎来更多的商家进入,而他们为了获得客户也往往会采取更激进的方式。

他们会取消一切的认证限制,只要阿宅们肯出钱,那甭管和任何东西结婚,也都能秒速获得结婚证的加持。

比如2018年9月置办的碧蓝航线VR婚礼的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而紧接着通过近藤显彦婚礼声名远扬的Gatebox也是共享虚拟偶像的推行者,而阿宅们需要支付的费用也从过去的1000块日元(2DCMA收取的认定费用),变成如今数十万日元,结婚证也沦为全息设备的附加产品---

一张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结婚证书,一款仅有短期服务功能的全息设备,一场在外面的人看来尴尬不已而对于宅男来说也只是恰似玩了一场游戏的VR婚礼,而且它们也往往是价格不菲的存在呢。

遥想当年在没有“跨次元婚恋观”的时候,宅男们依旧能对虚拟偶像表以狂热的喜爱。

而在跨次元婚恋观日渐大行其道的当下,阿宅们又需要在原有的追星日常中,再透支一部分的财富和精力去购买所谓的认证和短暂的服务,而且还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宅男投身其中。

我真不知道这样的爱究竟是真爱,还只是消费主义的灌输?

当然,对于某些人来说,有时候被骗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呢。

03.被骗,或许也是一种希望的体现对于二次元圈外人士来说,虚拟偶像的爱也只是一种虚构的存在,他们会不假思索的认为这种摸不着嗅不到的爱情定然就是收割智商税的存在。

但事实上虚构的事物也有着强大的影响力,而且往往比客观实在的东西更具摧枯拉朽的能耐。

为了说明上述判断,我不用搬出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我们只需要着眼在近藤显彦的成长即可领会“被骗”,有时候也是一种希望的体现---

区别于你我的成长,近藤显彦过去30多年的人生履历只能算得上是“卑微和可怜”。

在年幼的时候,他曾因为长相猥琐而遭到同龄人的排挤,虽然二次元的出现让尚处学业生涯的他暂时得到了幸福空缺的补充,但到来工作单位后,身边的小姐姐们又因为近藤显彦对二次元的着迷予以了持续性的歧视。

似乎所谓客观实在的三次元世界,根本就没有容得下近藤显彦存在的空间。

庆幸的是近藤显彦适逢上了初音未来,他对MIKU的爱源于一次心情低落时的歌声感染。

他认为初音的音乐再度鼓舞了自己,而当他开始接触有关初音的事物之后,不能自拔的爱也在心扉生根发芽了---

换作别的宅男,我们确实可以义正言辞的批判他对二次元的喜爱只是对现实生活的逃避。但对于近藤显彦来说,二次元和初音未来或许就是他人生的唯一可选项。

她们是虚拟的是摸不着嗅不到的,更是需要耗费高额的财富去建立并维持这段关系的,这确实不假。

但“被骗”对于近藤显彦来说有关系吗?或者说不是因为这场“骗局”,他的人生又怎能活出别样的精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