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 >

嘘声是挑战者的勋章 《赛马娘 第二季》首周销量纪录创造历史

6月1日,预售期一度断货的《赛马娘 第二季》1卷BD首周销量公布——高于此前2ch“流出”的99000左右,这个数字最终定格在112030份,一举打破了由LoveLive第二季第一卷保持的日本TV动画单卷首周销量纪录;而截至目前,超过16万份的成绩已经打破了长TV动画单卷累计销量纪录(EVA的131166份),可以说已经创造了历史。

游侠网1

日本TV动画单卷首周销量纪录表

需要注意的是,在言必称“数字版”、各类光盘销量下滑的如今,《赛马娘》的成绩不可谓不惊人——它超越的是那些长期以来被人们公认“有深刻内涵”的动画,比如《化物语》、《新世纪福音战士》或是《魔法少女小圆》,这一点也引发了一些关于《赛马娘》是否“德不配位”的争议——在一些反对者的眼中,这只是一部赛马娘化的俗套青春校园偶像剧罢了。

关于奔跑的史诗

事实上,《赛马娘》确实就是将过去有名的日本赛马拟人化,同时改编历史上真实发生的事件、创作赛马娘之间的人物关系,并将整个舞台放到一个架空的“校园”当中——表面上来看,它与以往那些萌系兽娘动画并无不同;而2018年4月播放的第一季并不优异的成绩也佐证了这个观点。即使有着高质量的作画(尤其是奔跑画面和胜者舞台的表演)以及较为完善的设定和世界观,特别周的故事也离那一季的“霸权”很远很远。

那么,为什么在第一季反响并不热烈的情况下,第二季动画能够在同样的世界观题材下大放异彩呢?我想,这是因为相比于特别周,第二季主角东海帝王波澜壮阔的故事具有更加无与伦比的感染力。

在历史上,作为无败三冠马(连续赢得皐月赏、日本德比和菊花赏,并在过程中的其他比赛全部获得胜利)“皇帝”的第一批子嗣,东海帝王很早就表现出了优异的素质——它柔软的脚踝在奔跑中具有极大的优势。1991年,3岁的帝王开始冲击无败三冠,然而就在赢得前两次比赛之后,帝王被发现骨折,不得不缺席了菊花赏,这也是它与伤病抗争的开端。在短短4年的赛马生涯中,东海帝王多次骨折、又多次在休养后重回巅峰。在1993年的有马纪念上,它时隔整整一年回到赛场,奇迹般地再次夺冠——骑手田原成贵冲线后在马背上泣不成声,而全场观众高呼“帝王”的画面成为了日本赛马史上最让人感动的情景之一。

《赛马娘》第二季将东海帝王作为主角,在几乎不改变史实的前提下重新演绎了这个故事。帝王的“奇迹复活”即使是在架空背景下依然狗血得不真实,而确实发生过的历史事件在动画的刻画下(尤其是关于帝王在整个过程中的心理描写)变得更加具有感染力和传奇色彩——我想,帝王的故事是第二季的深度和内涵高于第一季的重要原因。

从赛马文化里来

当然,除了东海帝王的传奇,扎根于日本本土的赛马文化以及悠长的赛马血统和历史故事不但成为了动画的素材和土壤,也带了大量本土的受众。

赛马和赌马可以说是日本的“国民运动”。在日本各地,有超过20个十万人级的大型赛马场,每年举办超过15000场比赛;日本也一度是世界上赛马比赛奖金总额和投注额最高的国家。在涉及到赌博的层面之外,其实现实中的许多日本人都有着童年时由父母带去赛马场游玩的经历,和去游乐园与水族馆并没有太大差别。

赛马在各种动画场景中的出现也证明了这一点:《名侦探柯南》中的毛利小五郎就是赌马的忠实拥趸,而在今年播出的《成神之日》中,主角的电视上也播放着赛马的画面。

体育竞技向来是激动人心的,而与流淌着光荣血液的骏马“并肩作战”更是具有传奇色彩的——获得更好成绩的赛马在退役后会被选为种马,而他们的孩子也会在之后的比赛中被寄予厚望。名马的血统在马场中传承,他们的基因不仅映刻在下一代的身体里,也铭刻在日本赛马的文化中。

沃土中开放的花

在第一季效果不佳、同名手游回炉重造之后,Cy选择了制作《战姬绝唱》的Kai Studio进行第二季的制作。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克服了许多困难。

首先是,如何在尽量还原真实历史事件的同时,在没有违和感的情况下创作马娘的性格和人物关系。动画对于赛马娘化后的角色设定和故事背景考究得十分认真,对赛马本身的性格特点、身体优势和缺陷以及历史上发生的各种事件作了合适而细致的设定。比如,帝王在赢得前两胜后的手势正是当时骑手安田在赛后作出的手势;米浴在战胜波旁后全场的嘘声也正是当时赌徒们对“黑色刺客”的抱怨——包括马娘的衣着、饰物和对话中展现出来的脾性,都与现实中的马匹有着相对准确的对应。

其次,他们必须说服马主同意马匹形象和名字用于动画之中。在日本,这些历史上有过优异成绩的名马如果依然活着,几乎都在私人所属的马场进行配种;而很多马主在一开始并不愿意自己的马匹和相关故事被改编成动画。即使是在动画大获成功的如今,赛马圈子也常有排斥动画粉丝的心态——前段时间,有年轻人在米浴的墓地祭拜时带来了动画中她戴在头上的蓝色蔷薇(花语为“绝望”),遭到大量指责。

最后,他们必须改善第一季动画展现出来的的问题。在第二季中,Kai Studio为比赛场景建立了一个3D的赛马场,而立体模型在运动场景中的表现力事实上远高于传统的手绘;另外,他们也把《战姬绝唱》的经验带到了胜者舞台的制作中。在斩获桂冠之后,东海帝王身着华丽的衣饰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高歌起舞,这个制作精良的画面在第一集播出的时候就惊艳了许多看过大量偶像动画的观众。

出海之路

事实上,在一月番放送时,《赛马娘 第二季》在日本风靡一时,而在海外热度并不算很高——截止到动画最后一集播出时,B站购买的正版番剧的总播放量刚刚突破150w,与所谓“霸权”并沾不上边。

在我看来,很大一部分非日本本土观众对于马娘的关注是从手游开始的。

很难说Cy最开始制作动画的主要目的是不是为了推广手游——毕竟有着《公主连结》动画和国服同时开放的先例,再加上赛马娘手游本来是打算随着第一季播出上线,最后回炉到第二季播出才发布的事实,我想这个猜想很大程度上是正确的。

不过,不论动机如何,他们这一次不仅把动画做好了,游戏做得也不赖。

马娘手游在发售之初就让许多玩家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主要得益于其令人沉迷的养成玩法和优秀的游戏内动画表现。在游戏中,玩家作为马娘们训练员,目的是通过合理搭配培养策略让她们跑出成绩最好的职业生涯。虽然刷刷刷的部分略显枯燥和杀时间,但是精致的比赛动画和胜者舞台(这两点同样是动画的亮点)让这个过程变得充满乐趣。

重生的马娘手游是成功的。自从二月底发售以来,它已经连续霸占谷歌商店课金榜榜首超过3个月,碾压式的成绩让人瞠目结舌;而游戏中北黑支援卡池的流水甚至已经超过了现实中北部玄驹生涯总奖金(北部玄驹是日本赛马历史上总奖金最高的马匹之一),令人哭笑不得。手游、以及手游衍生出的梗图反过来为动画带来了许多观众,人们一边在群里复读着“小心赛马批”,一边发着说河南话的米浴,呈现出一幅其乐融融的画面。

在动画游戏之余,非本土观众们除了观看各种以角色为素材的二创之外,还对角色原型的真实马匹产生了兴趣。

在B站上,“黄金船啃栏杆”、“特别周36秒配种”等视频的播放量水涨船高,被粉丝们称作“圣经”。前段时间,B站Up主、在日本开马场的中国人“牧场小老板”制作了一系列赛马科普视频,得到了大量关注;不久之后,他又宣布已经为自己的母马预约了和黄金船的配种,而第一次配种的视频也受到了许多观众的好评。

正在进行的赛马比赛也受到了许多海外观众的关注。在刚刚结束的目黑纪念赛上,黄金船的后代之一Wink Toss在骑手丹内完全状况外的情况下几乎全靠自己获得了优胜,被人们笑称作“全自动赛马”,在新时代的人们心中留下了新的故事。在远离岛国的土地上,人们也对真正的赛马产生了兴趣。《赛马娘》让日本赛马文化在海外得到了宣传和推广,我想这是马场和马主此前想象不到的。

这种兴趣也延续到了R18市场上。尽管日本本土由于黑帮的保护(或者说威胁)无法创作马娘题材的R18作品,但是外国画手并不在乎——他们在社交媒体和画师平台上发布各种关于马娘的涩图和本子,并且在被指责违反了某项规则时大言不惭地宣称“我只忠于我自己的寄吧”,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名副其实还是德不配位?

在回顾了《赛马娘》在日本本土和海外的“成神之路”之后,让我们回到开始的话题:为什么马娘第二季BD首周销量能够创造历史?

在如今,人们评判一部动画是否是值得被讨论的“名作”,销量数据是最基本的标准。由于毫无营养的后宫卖肉动画《无限斯托拉斯》大获成功,人们将IS的数据——即全卷平均销量33813——作为物理意义上的“名作之壁”,意为“如果你连这种低质量的作品都打不过,就不可能是名作”。事实上,有很多口碑良好的作品都没有越过这条线,而这也是对日本动画业界的一种无言的讽刺。2015年,EVA导演庵野秀明狂言称“业界还有5年”,且不论日本动画是不是真的坏起来了,但是至今依然没有作品的总销量能够越过EVA的大山。

好事的观众们这一次把“艹E灭化”(超越EVA和化物语)的希望寄托在了马娘身上——按照目前的良好态势,《赛马娘 第二季》确实有创造总销量历史的潜质。

而反对者们认为马娘“德不配位”。他们指出,《赛马娘》并没有《化物语》、或是《魔法少女小圆》这样深刻的内涵,剧情并非原创而且立意相对浅薄——首周销量有着这样的成绩完全仰赖Cy的“王之力”。

王之力指的是Cy在光盘售卖中附加了游戏特典。如果购买《赛马娘》,你不仅能够在马娘手游得到一张支援卡(听说用处不大)以及一张有时限的自选券,而且还能够在gbf中得到一些资源。

很难说所谓的王之力在其中产生了多少影响,但是有一点是显然的:事实上,这些附带的奖励在普通版本中也能够得到,而玩家选择更为昂贵的BD版本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动画表示支持的体现——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光盘逐渐式微、数字版大行其道的时代。

动画“婆罗门”们在过去的一年里常常会感到不舒服——《鬼灭之刃》的大获成功让他们破口大骂,而《赛马娘》创造历史又让很多人忿忿不平。很多观众心中优秀的动画没能获得更好的成绩,也再也不会有续集,这是令人悲伤的事实。但是人们总要与现实和解、与自己和解,就像在米浴爆冷击败波旁的比赛后大呼“反派”的赌徒终将在往后的日子为她欢呼一样,在经历更多的时间之后,真正优秀的作品总能够超越争议与偏见,大放异彩。

不论如何,《赛马娘》正站在新世界的门前。我十分期待全卷销量公布的日子。不论它能否真的“艹E灭化”,对我来说,《赛马娘》值得欢呼和赞美。

就像动画中波旁对米浴说的那句话一样:“嘘声是挑战者的勋章,你要一直赢下去,赢到嘘声变成欢呼的那一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