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 >

谁在为“国漫崛起”努力?国产动画的坑,入了真香!

‘动画教给我们的自由’

那些年,他们为动画吃的苦

天津动漫产业园里人不多,走在动漫中路上,路旁都是大大小小的动漫公司和工作室。我的同事宋诗婷在去好传动画采访时,正好赶上《大理寺日志》收官前一天。这部今年4月在B站上线的动画剧集,一上线就登上了B站国创区排行榜的首位。目前为止,已在B站取得9.8分,超8000万播放量,250多万人追番的成绩。

《大理寺日志》剧照

总导演槐佳佳把自己视作“网生一代”的动画导演,他非科班出身,在火神动漫培训机构学习动画后,在动画公司做“代工”,熬了13年才做出属于自己的原创作品,互联网原创内容和相关资本的出现给了他们机会。

同事卡生则在北京昌平区创意园区一个开放式的工作室间里看到了200名年轻动画工作者正在埋头工作的安静场景,那是若森数字动画的工作人员正在准备年底《画江湖之不良人》第四季的上映。《画江湖之不良人》前三季全网累计播出量达到92亿次,系列总导演刘阔进入动画行业已经19年,在采访过程中,他说画江湖系列的转折点也是移动互联网平台崛起,这样与游戏公司的合作便可以成为养活动画人的收入。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三季海报

由中国漫画家米二创作的《一人之下》改编而来的动画剧集第三季今年4月开播首日播放量破亿,其精彩的打斗场景引发众多讨论,甚至还有人评价有“抄袭”火影之嫌。但实际上,这部动画的武术导演正是黄成希。

我的同事陈璐对黄成希曾有过很多预设,但始终没变的一项是“天才型动画导演”,毕竟年仅31岁的他,身上围绕的光环太过耀眼——“《火影忍者》系列动画首位中国导演”“中国动画武戏第一人”。然而,在广州跟着他工作两天后,这个预设完全翻转。

他的成功并不是偶然,而是和他最喜欢的火影角色“小李”类似,付出了超出常人百余倍的努力。他对陈璐念叨说,一些年轻的动画爱好者有时会私信问他,该怎么才能像他一样成为动画导演,但这些人大部分都只是想走捷径,缺少耐心,“我觉得我得告诉现在的年轻人,从学画画到现在已经快26年,我真的不属于天才类型,无非就是一根筋地花时间而已”。

黄成希绘制《一人之下3》中王也的动作练习图

不思凡也非动画科班出身,中学毕业后就分配进了家乡电信局工作,在工作之余画漫画。随着“闪客时代”的到来,他开始制作动画。几年后,他辞去了工作13年的电信局工作,去了杭州娃娃鱼动画工作室专职做动画。在娃娃鱼,不思凡头一次看到很多人来工作了又辞职,辞职了又回来工作,这种人员的流动性,他之前在体制内从来没有经历过。

不思凡告诉我,从电信局到动画行业,他都感受到了那种身处体制化的感觉。正是这种感觉,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创作冲动,于是他开始制作《大护法》,一部有关束缚和打破束缚的故事。10年后,他的第一部动画长片《大护法》上映,不思凡依然有着强烈的不安全感,他会刷抖音,了解年轻人的碎片化思维,关注新科技,以及这些科技引起的审美上的变革。

《大护法》剧照

在中国动画界,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2009年,饺子28岁。在华西医科大学药学院上大学时开始学习CG动画,毕业后到成都的一家广告公司工作,一年后辞职专注做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之后的3年里,他几乎没有关注过外界的事情,没有任何其它收入。为了制作动画,他只能依靠母亲每月1000多元的退休工资,甚至没有离开过家超过40公里。

2009年,《打,打个大西瓜》风靡网络,免费资源下载网站电骡站长给出的评价是:“这是我看过最牛B的动画短片了。”短片同时还获得柏林国际短片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等30多个奖项。“动画是我们用自己的画笔一帧帧让我们的梦想动起来的艺术。”饺子当时说。

《打,打个大西瓜》海报

此后饺子在成都成立工作室,上门找他做广告动画、影视特效的人不少,他做过几个策划案,包括一部网络动画,但都没有谈成投资。梁旋则早在2009年就已经完成了《大鱼海棠》的剧本和前期筹备,但此后四年里,因融资不顺利,项目暂停。2011年,田晓鹏当时还只是北京电视台动画春晚的执行导演。4年后,他导演的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成了中国动画的转折点,9亿多的电影院线票房给国产动画长片带来了转机。那些以前只关注日本动画的粉丝也开始关注中国动画,之后多部动画长片在国内院线接连上映,网络平台的国产动画剧集也大规模发展,动画、游戏、小说、同人、漫展之间相互交融。2019年,饺子编剧并导演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以50亿票房成为全年电影院线票房冠军。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中国动画就这样兜兜转转了一圈,以《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的形象为始,在半个世纪后以同样的灵感造就历史最卖座的中国动画电影。人们说,“国漫崛起”,中国动画来到了最好的时期。

“国漫崛起”

“那些拿起笔创作动画、漫画的人,本质上是想去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无力颠覆整个现有的生活方式,于是通过笔,去创作一个与现实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动画迷们,则是通过阅读这种媒介,去活在改变生活方式的梦里。”葛仰骞这样告诉我,比起真名实姓和后来优酷土豆动漫中心总监的头衔,葛仰骞曾经《动漫贩》《24格》的主编身份以及“3000”的笔名可能更加让人熟悉,那两本杂志曾是国内资格最老、最专业的动画漫画刊物。

他认为其实从理论上来讲,每个孩子小时候都是动画迷。大量动画片通过电视播放,孩子们每天放学回到家,打开电视,就能看到。成为真正动画迷的分水岭是小学四年级到六年级。随着年龄的增长,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孩子是否还会继续看动画。尤其是小升初的阶段,孩子必然会通过和某些被视为幼稚的作品划清界限来证明自己长大了。此外如果他开始自己主动买盘或者从网上找动画,就说明他真的喜欢动画了。只不过当年的分水岭是日本动画剧集《星际牛仔》和《天地无用》,而现在孩子们的分水岭是《一人之下》《十万个冷笑话》。

自70年代动画大发展以来,欧美动画长期统治12岁以下少儿动画市场,而12岁以上全球动画市场则由日本动画统治至今。1979年,中国处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背景之下,中央电视台开始谨慎地尝试引进海外影视节目,归属少儿节目范围的动画片成为了试水的首选。同年底,央视与致力于中日文化交流的向阳社达成协议:由向阳社出面推荐、引进并购买动画片在中国的播放权,同时联系日本企业进行赞助,央视可免费播放,而交换条件是在每一集播出前后插播两分钟贴片广告,以此宣传提供赞助的日企的产品。就这样,日本动画在80年代大量进入中国。

很多“80后”国产动画漫画作者的童年就是这样深多受日本影响,因此所做的作品,即便剧情发生在中国,但却是用日本漫画技法讲了一个日本内核的故事,人物从动态、语言,也都是日式的。比如一个人拜托另一个人办事的时候会跪在地上,会合掌鞠躬,这些东西都不像是中国人的行为习惯,这些就是日本人的行为习惯。

动画导演皮三曾在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大闹天宫》的美术设计张光宇诞辰120周年时写到:“《大闹天宫》动画动作设计是取自京剧的表演范式,在其中找到了与动画表演最贴切和个性的表达方式。而国内的动画大片,为了新的受众,大多选择了日本或美国的模式。所以,比起那些造型设计都是日式大眼睛,动画表演全是欧美范的耸肩摇头晃脑,我们好像都忘了自己是怎么生活的了。万籁鸣那代人的’野心‘,我们丢失了么?”

《大闹天宫》,1961

真正的“国漫”热潮是从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上映收获9亿票房开始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卖之后,几乎所有动画公司的融资项目PPT里,都会拿《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做个案分析。这部动画电影在制作过程中几近流产,太多的偶然性最终帮它坚持了下来。第二年,《大鱼海棠》也获得了5亿多票房。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2015

皮三说,那几年最火爆的动画电影有着很多相同点,好莱坞电影语言,再加上中国传统神话外壳,但中国神话题材选择不多,只能从《封神演义》和《西游记》里找,“也许导演不是这么出发,但暗合了这个逻辑,因为其他路走不通。中国人太渴望有自己的动画了,民族心强,是个好事。按这个思路再做几部都不会死的。”

2018年,《大闹天宫》著作权过期。而在2019年饺子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之前,当时同时有5、6个哪吒动画电影在制作,“现在已经死了好几个哪吒,追光动画制作的《新封神:哪吒重生》在疫情爆发前定档2020年暑期,也是几年前就开始制作了”。

商业动画大潮之下,一些坚持了十几年的动画导演被幸运地推向了波峰,但他们的下一步,也都并不确定。《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后,饺子处于“闭关”阶段,不见外人,《大鱼海棠》的导演梁旋还在准备《大鱼海棠2》的剧本,《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则去拍《三体》真人电影。

《大鱼海棠》剧照

因此我们打算在“国漫崛起”之际对中国动画进行一次调查,对现今最流行的动画导演进行一次采访,试图理解在资本之外,现在的动画世界区分于其他艺术形式的吸引力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他们会这么不顾一切地投入几乎全部热情在动画上并坚持这么多年?他们又是怎么理解现在的“国漫”热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