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聚焦 >

B站买十月新番《我立于百万生命之上》看起来挺贫穷打斗像PPT 其实观感尚可

《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中所使用的怪物3D建模想必为许多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动画制作技术发展开始陷入停滞,市场规模扩大之余,动画企划平均所得投资反而开始倒退的当下,有限动画理念埋下长达半个世纪的伏笔终于开始显露,变成了大部分动画观众都可以察觉到的现象。

B站买的十月新番《我立于百万生命之上》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既遵从了有限动画的理念,又不至于是惊世烂作,带点新花样,但又不是全新套路,不至于满屏崩坏,但又总会透露出"贫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穷"成了新番的原罪,殊不知以往日本动画的"穷"只是被掩盖在了诸多因素之下的既定事实。

《我立于百万生命之上》"穷"吗?它确实很穷。但你要问它做得好不好,假如你明知它很穷,那就更应该明白这部动画其实已经做得挺不错了。

有时候流畅的打戏只是昂贵的加分项在动画观众的口诛笔伐里,打戏永远是异世界番绕不过去的槛,正如开头提到的《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一样。这么说的话,某种意义上《我立于百万生命之上》也是在用"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那走上这条老路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立于百万生命之上》第一集刚开播就已经能隐约看出这部作品的制作质量,所以当第二集的打戏摆到眼前时,根本连一丁点意外的感觉都没有。

因为这种动画,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给观众秀打戏。

在龙傲天乃至后来的异世界穿越陆续在日本ACG文化中兴起时,或许就已经有人察觉到,这种"爽文全世界都爱看"的共性确实存在,只不过反映在ACG文化中,它其实依然在为传统的宅文化服务——简单来说,大多数时候一切主题都会归于泡妞。

而所谓日系作品也开始玩龙傲天、异世界穿越、以及种田等套路,归根究底都只是一种不同的手段罢了。相比之下,《我立于百万生命至上》的男主角反倒有点中国网文里快意恩仇的影子,对于日系作品来说反而比较新鲜。

在这样的前提下,再面临在经费和制作档期的双重压迫,部分观众觉得异世界"必备"的打戏,实际上完全就成了吃力不讨好的活,顶多只能算作是一个要价昂贵的加分项。

但说一千道一万,那些能用低质量3D建模或者平移画面带过打戏的作品,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多大抱负,反倒是有部分观众不知道为何总是满心期待。

"穷"不是原罪,至少不是制作组的罪对低质量打戏感到失望是一种很正常的情绪,相反亦是如此,比如说《小林家的龙女仆》中偶尔出现的高燃打戏就能让观众眼前一亮。

但动画企划的穷和电子竞技的菜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古语有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一部动画的制作质量天花板还要和多方因素挂钩。制作团队的规模、制作人员的水平、制作周期的长短,都是可以直接影响到最终成品质量的变数,其中大多都可以归类到经费多寡上,但也有单靠经费无法解决的问题。

《一拳超人》的TV动画就是再合适不过的例子,毕竟钱肯定能请来干活的人,但却不一定能请来最好的人。每一家动画公司都明白《一拳超人》第一季是天时地利人和结合下产出的怪物,想要复刻几乎绝无可能,这也是该作品的TV续作明明显得炙手可热却无人敢于接手的重要原因。

《一拳超人》第二季做得很烂吗?不,它只是比第一季做得"烂",仅仅因为每一位观众都拿它和第一季进行比较,所以自然就到处都是一片失望之声。

如果说把《一拳超人》两个季度放到一起比较还算是情理之中,那《我立于百万生命至上》又在被观众拿来和什么比较呢?其中又有怎样的情理?

答案就是没有,有的观众可能只是看过更具视觉冲击的作品,然后就觉得平平无奇的都是烂作罢了。这其实是十分主观的评价行为,本质上无可厚非,但这种评价如今却有些向不讲理的方向发展。

在《我立于百万生命之上》的TV动画中,关于"记录点"的表现方式,使用了自带滤镜的定格插图外加对话框的Galgame模式,虽然多少有点整活的味道,但也算是十分传统且正常的动画表达手法。

只不过有的观众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来劲了,诸如"PPT省钱"、"太穷了"之类的弹幕层出不穷。实际上,这种纯文戏剧情就算不用定格画面来表现,也就只会让角色的嘴巴反复动个不停,最多再加点眨眼动作,根本花不了多少钱。

动画制作中常常都会遇到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关键在于如何达成动画企划的最终目的,这一点在《全职高手》的动画中就有很好的体现,在观众反响上,由视美制作的第一期动画和彩铅制作的特别篇动画就有很大的区别。

只不过对于《我立于百万生命之上》这种典型的廉价改编动画而言,中国观众的需求显然不在企划的考虑范围之内,毕竟那就是卖个播放权做一锤子买卖的附加价值罢了,如何服务好本土的投资者和观众市场才是核心重点——何况这种企划一

再加上大多数国内动画观众都没有向轻小说或是漫画原作读者转变的倾向,那对于单纯的动画党而言,这些相对来说经费不足的动画显然是不太能满足娱乐需求的,所以一开始最好就不要抱有什么奇妙的幻想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