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聚焦 >

《大理寺日志》专访:播放量破亿 “但行好事,坐等前程”

7月14日,钛媒体电台与《大理寺日志》导演槐佳佳,好传动画创始人尚游见面的前一晚,这部动画片在B站的播放量破亿了。

今年4月10日,《大理寺日志》在B站上线,由好传动画出品,改编自同名漫画。在这个架空世界里,故事背景为武皇执政的唐朝,讲述大理寺众人在大理寺少卿李饼的带领下, 应对奇案、冤案,一步步陷入政治斗争并找寻真相的故事,目前豆瓣评分为8.6分。

或许是因为好消息频频,或许是因为作品第一季已圆满收官,两个人精神状态都比较放松。

导演槐佳佳说自己的职责就是“挑刺的”,项目组其他成员审美技术都全程在线,他更多是要保证这部作品的“下限”,为了作品几乎不妥协。

好传动画创始人尚游也是这部动画片的出品人,既然导演这么潇洒,那么对于“又得管钱又得背锅”的出品人来说,他要妥协的事就得多一点。

点击下方音频,即可收听《大理寺日志》导演槐佳佳和出品人尚游的“相爱相杀”现场。

《大理寺日志》的主角们

嘉宾:槐佳佳、尚游

主播:晓欣、棉签

剪辑:棉签

2014年,好传动画与漫画家RC开始策划《大理寺日志》项目,第二年,RC创作的《大理寺日志》漫画开始连载,2016年,好传动画决定将这部漫画动画化。

2020年,《大理寺日志》第一季动画终于面世,而漫画目前已经更新到238话,大理寺众人早就各开支线。

在第一季动画片中,制作组把剧情定点至李饼等人正式开启主线前的武皇寿宴,即63话前的内容。也就是说,《大理寺日志》动画片第一季内容主要是介绍人物背景,为后面的主线进行了少许铺垫。

因此,一些未看过漫画的观众认为动画片剧情较碎,故事不完整。槐佳佳说他们内部之前也有过争论,但最终大家还是决定通过较日常的内容先丰满人物,毕竟之后每个人都会有比较独立的故事线,需要观众先熟悉每个人的性格才可以使各自的情节合理化。

“我们更想把‘团魂’的感觉做出来。你看少卿李饼本是名门后代,后因一些事从这么高的位子跌落下来,其中他一直都是孤单的一个人,但在大理寺中,他慢慢地被周围同事转变,他们的情感需要不断递进的。”

另外一部分原因在于,预算不够。

槐佳佳说他们刚开始写动画剧本的时候,没想到之后在制作中,项目体量越来越大。一方面,项目参与人员越来越多,最开始制作组不到30人,做到最后,制作组增加至100多人。

另一方面,槐佳佳守护的作品“下限”越来越高,制作费也跟着水涨船高。

本来大家打算做一个偏日常向的作品,但之后槐佳佳一看,项目组的同事交出来的东西每次都能给他惊喜,采用后整体品质再跟着提高一层就是顺水推舟的事,成本也就跟着上涨,预算追加审批和压力则到了尚游这边。

“我最讨厌预算追加,我最讨厌这种,说好了这么多钱,他就不断地追加。”尚游说这话时,神情和世界上每一个、你的、我的、普通的老板一样。

话虽这么说,但每次,尚游因为追加预算而重新考虑这一项目的时候,槐佳佳他们就交出一些很精彩的镜头打动他:

“就把我给忽悠了,就得继续做下去。”

观众估计都明白尚游当时被打动的感觉,毕竟在社交平台的评论中,大家吐槽时长太短、等得太久,但几乎没人说这部动画片偷懒、省事儿、画风粗糙、镜头平庸、情节无趣。

因此,尚游在《大理寺日志》项目中的状态可能是这样的 :

画面不错啊——花的钱有点多啊——要不要先停一停这个项目——画面更好了啊,不舍得停了——花的钱有点多啊——要不要先停一停这个项目——作品越来越完整了啊,不舍得停了 。

钱得花在刀刃上 “没钱有没钱的方法,有钱则是一个花钱效率的问题,只要这个钱没有浪费,是花在作品上的,就OK。”

这是老板尚游的花钱守则。

在老板眼里,去故事发生的地点采风,收集信息,直观感受历史文物,这笔钱是可以花的。因为影视剧中的唐朝元素也是艺术加工过的,“人家嚼过的口香糖,你再嚼怎么都不是味了。”

立项之后,槐佳佳他们在前期准备上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由于唐朝文物较少,为了搜集资料,他们去了洛阳、陕西、河北、日本奈良各地的博物馆。在《三联生活周刊》的报道中,槐佳佳说日本一些博物馆不允许拍照,他们就站在那当场画下来。

另一方面,在老板眼里,采风时的奢侈生活,这笔钱是不可以花的。

槐佳佳说他们采风时非常贫穷,给的钱只够车费、住宿费和博物馆门票钱,日本物价又贵,他们不敢去饭店吃饭,都是去便利店买盒饭吃。

尚游听着听着回了一句:“饭钱自费,你可以挑贵的吃。”

槐佳佳开始往回找补:“感谢公司公费让我们旅游,我们拍了7000多张照片,这笔投资是很划算的。”

但具体到内容制作中的妥协,反而是尚游掰着手指数说——在《大理寺日志》第一季的制作过程中,他有过三次妥协。作为出品人,他对预算的使用做了清晰的规划,但在第一集的制作中,规划就做出了妥协。

第一集,主角陈拾初到洛阳城,制作组制作了一个从洛阳城街景右移至陈拾脸上的长镜头,尚游一看就知道这个镜头下功夫了,与之相比,前后的镜头水平就不太行,他没说话就走了,心里面想着如果其他镜头都能做到那个镜头的水平,追加预算也能往下做下去。

改了好多次,第一集终于能达到尚游想要的效果了,他满意的同时觉得背后应该花了不少钱,但影视作品的第一集成本本就该是其他集的三倍,这个结果还在自己的接受范围内。更何况,他还想赋予《大理寺日志》这个IP更长的生命周期,这就必须得确保动画第一季的高质量。

其实此时,槐佳佳就“坏心眼”地想让自己老板明白这么一个道理:花这么点钱,能做出来你非常满意的效果,不花钱是不可能有好东西的。

后来出了第二集,尚游发现美术又升级了,他开始觉得不对劲了,等到了第三集,出来的作品在画面上已经超出他的预想了,这也意味着成本超出了尚游的计划了。但他想着公司现在人手少,作品最重要:

“你再怎么花,能花到哪去?”

第二次追加预算是2017年,好传动画制作的动画电影《大护法》上映了,十几天内,豆瓣上超过7万名网友给这部作品打出了8分的成绩。

《大护法》收官后,好传动画的同事对其他项目的期待值再次增高,大家回过头看之前做的内容,觉得还能把《大理寺日志》做更好。

就这样,项目组又跟自己杠上了,憋着劲,他们先把每集的时长增加了,同时,他们还增加了镜头量。一般来说,一部剧集在十分钟内的镜头数大多在120左右,《大理寺日志》最多镜头数增加到了160,甚至到200个以上的镜头数。

尚游当时去了解情况,发现实际情况是槐佳佳加了很多小细节,需要通过密集的镜头去表现,并不是项目组节外生枝制造了不必要的成本与镜头,就也妥协了。

但尚游没想到,项目组在最后一集能增加到400多个镜头。

在这里,钛媒体电台先向各位讲述下最后一集的内容:

去掉OP和ED,《大理寺日志》前11集时长在10分钟左右,最后一集,《大理寺日志》时长长达24分钟左右,除了大部分讲述洛阳城欢度节日的街景、灯景、人群等画面,还有多处打斗情节。其中,李饼与傩戏戏子的打斗戏画面流畅,动作专业,音乐契合。

为了达到想要的效果,槐佳佳把自家音乐导演之前为某部电影做的试音小样拿了过来,还请了《雾山五行》的导演林魂设计动作,新传动画《朔风—破阵子》的导演郑午应下槐佳佳的邀请,带着伤续完了原画。

槐佳佳之后发了一个长微博,感谢了以上帮助他的同事,他说是大理寺制作组成全了他重置的任性。其实,当时尚游也找他聊过好几次,因为最后一集方案成本和工作量超出了计划,但槐佳佳每次都信誓旦旦地保证结果,尚游还是妥协了。

幸好,与槐佳佳的保证一样,《大理寺日志》最后一集大受好评,知乎有一个提问是“如何评价《大理寺日志》第12集”,所有的回答都肯定了制作组的用心和燃烧的经费,“每一帧都能拿来当壁纸。”

《大理寺日志》第十二集剧照

好的反响让槐佳佳也放松了下来,还有心思逗尚游:“其实我之前做的第一版时长更长,那个成本超太多,我不敢让你看,怕你受不了。”

但行好事,坐等前程

单看经历的话,槐佳佳和尚游两个人非常像。

两个人大学专业和现在的工作都不对口,尚游毕业于建筑学院,槐佳佳学的是国际经济和贸易。毕业后,两个从小看日本动画的人都想做原创动画,槐佳佳把爸妈给的房租钱拿去交学费在“火神”动画机构学动画制作,尚游则是去建筑行业待了一段时间后又主动离开。

之后,槐佳佳和尚游都干起了“代工”的工作,那时候,中国动画行业的工作室就像一座座小型富士康,他们接收国外的订单,做的是动画产业链中无需创造力的那一环节。

那么国内呢?当时国内的大部分动画片都是电视台订制的儿童向作品,你的原创作品和用户之间隔着一道由一些人看守的铁门。

2011年,尚游成立了好传动画,槐佳佳听尚游说在这里可以做原创,就也加入了进来。不过加入后,槐佳佳他们三不五时还是得接点行活维持生计。

之后的故事我们就比较熟悉了,2012年,《十万个冷笑话》让长视频平台和用户注意到了国产动画,2015年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2016年的《大鱼海棠》、2017年的《大护法》三部“大字辈”动画电影被观众称为“国漫良心之作”。

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拿到了50亿的票房,《罗小黑战记》也已经让导演木头回本,给了他创作第二部的动力。

随着每一部优秀国产动画的上映,都有人大喊“国漫崛起”。但说难听点,每年只有一部受众较广的国产动画,这不能说国产动画行业开始崛起,只能说它在反复仰卧起坐。

不管是《哪吒》的导演饺子,还是槐佳佳、尚游,他们也都觉得现在还没到所谓“国漫崛起时刻 ”。

“等到没人问‘国漫是不是崛起了’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崛起了。”

尚游觉得国产动画的数量和内容质量得先上去,之前来看,一年一部很好的动画就很厉害了,那么,像《罗小黑战记》《哪吒》《刺客五伍六七》这样的作品,一年能来十部,影院各个档期都能有一部动画电影,长视频平台中还得有类似《火影忍者》那样的民工漫,他觉得《斗罗大陆》就有这个潜力。

“环境现在是没问题的,之后一定会更好。”尚游如此说道。

同样亲身经历过国产动画困难时期的槐佳佳在旁边点头同意,他面对“国漫是否崛起”这个问题时,用了“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句话,他进入行业时并没有太多包袱,并不在意有多少人看到自己的作品,只是想踏踏实实做点动画。

在《大理寺日志》动画中,李饼说过两次“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一次是从狱中出来,他被任命为大理寺少卿。家族已被武皇抄斩,自己醒来又变成了猫的模样,他对自己的遭遇感到愤怒,又无能为力。在夕阳下说完这句话后,他接受了自己的遭遇,决定履行自己的职责,并尽力探寻真相与武皇等黑势力斗争。

第二次是被灭门的崔倍又在烦恼自己的“被动技能”——谁挨着他谁倒霉,李饼说逃避是没有用的,不如与命运一博,去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不论成败,都比留下遗憾好。

其实这句话还出现了第三次,是《大理寺日志》最后一集的片尾,B站的观众自发刷起了“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的弹幕。

在好传动画的官网中,“赤子之心,匠人之情,但行好事,莫问前程”12个字显示在首页上。尚游向钛媒体电台解释他对这句话的理解:

“‘莫问前程’也不是说我们就是闷着头地干。对于我们来讲,我们是知道这个‘前程’是一个很远的目标,我们知道国产动画一定会崛起,一定会做出那种能够走向世界舞台的优秀作品。

只是说,你每天坐着想是没有用的。

朝这个目标去努力,我们先把力所能及的事做好,我们现在做《大理寺日志》,就先把《大理寺日志》做好,以后做其他的内容,我就把这个内容做好。

这时,这个目标什么时候来就已经不重要了,首先因为它早晚会来,也许我们这一代它来不了,后面它也会来。因为我特别坚信它一定会来,所以我们就是把每件事做好,等着它来就行了。不然就是你就会非常焦虑,未来有很多不确定的东西,你每天被不确定性困扰,你就啥也干不下去了。”

在界面新闻的报道中,尚游和槐佳佳“官方确认”了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大理寺日志》六季的剧本大纲,平均两年做一季。

7月17日,他们进行了《大理寺日志》第二季的开机仪式,拜得是中国美术片的开拓者、他们的祖师爷——万氏兄弟。最近公司里祖师爷的香火尤其旺盛,有的人贡烟,有的人贡饼干,堆得满满的,槐佳佳吐槽他们也不管祖师爷吃不吃那些东西就放上去。

但就《大理寺日志》的市场反映来看,祖师爷应该还是挺满意他们进贡的零食的。

也希望在祖师爷的保佑下,每位“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的动画人,都能前程似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