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码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推广技巧 发布求购 建商铺  发产品  会员体制比较  
 

乘车码必有一战:马云、马化腾“挤公交”,一卡通也不想放手

来源:亿欧网  作者:本站收录  发布时间:2018-05-03 11:08:59  字体:[ ]

关键字:乘车码  一卡通  银联  

摘   要:对于马云和马化腾来说,拥有顶级豪车座驾或许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两位掌门人“挤公交”才吸引眼球。

\

  对于马云和马化腾来说,拥有顶级豪车座驾或许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两位掌门人“挤公交”才吸引眼球。

  2018年四月,马云和马华腾“不约而同”的向“公交”“亮剑”,公共交通的支付大战已然战鼓雷雷,在支付场景的争夺战愈演愈烈的当下,阿里和腾讯均已布局多年,“双雄对峙”被摆在台前,谁能更早一步抢滩登陆?

  阿里追腾讯赶:支付场景短兵相接

  时至今日,支付的流量入口让不少的企业眼红,但是时间倒退到5年前,移动支付还只是淘宝的狂欢。

  2003年10月18日,淘宝网首次推出支付宝服务,依托于淘宝的生态,支付宝得到了一定的发展,但是受限于整个电商平台的状况,支付宝在此后十年一直没能得到大规模爆发。

  随着2012年3C产品价格战的落幕,电子商务市场迎来了垂直电商生死局。各大平台激战正酣,进一步刺激了网上零售的急速增长——在2012年的大战中,支付宝日交易金额超过45亿元,日交易笔数超1800万笔,峰值达到3369万笔。

  正是这一年,TO C端电商市场第一次引起重视。随后,发改委在2013年5月28日表示,13个部门将出台系列政策措施,从可信交易、移动支付、网络电子发票、商贸流通和物流配送共5个方面支持电子商务发展。

  移动支付的潜力第一次被激发出来,紧接着腾讯顺势而起。

  2013年8月,彼时坐拥超3亿微信月活用户的腾讯正式发布微信5.0,开启了微信支付模式,并采用了二维码作为支付的最终技术入口。然而受限于消费场景不够完善、各种巨头的封杀和对于二维码支付的安全疑虑等,上线之初的微信支付市场反应平平。

  线上电商的路被支付宝等企业“堵死了”,微信支付转而开辟线下场景,在广东等地发起微信支付街头路演、与新世界百货合作接入商超场景、正式开通香港航空微信公众号的“微信支付”功能等。

  恐怕连微信自己都想不到,当时的“辗转求生”反而在极短的时间内,将移动支付的战场迅速扩大。进而在2014年初,微信的新年红包营销一炮而红,也让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战争加速进入白热化。

  2014年4月,腾讯成立微信事业群;2014年10月,蚂蚁金融服务集团正式成立,这两大主体机构的成立开启了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正面对攻:

  日常生活,不外乎衣食住行娱五项内容,除“住”这一巨大的需求不在移动支付的早期“围场”中,“衣”的场景中,微信手握聚美优品、唯品会虎视眈眈,支付宝坐拥淘宝、天猫岿然不动;“食”的场景中,美团背靠微信支付,口碑、饿了么站队支付宝至今依旧在“对峙”;“行”的场景中,“滴滴打车”(微信支付)和“快的打车”(支付宝)半年烧尽20亿元的补贴大战至今让人记忆犹新;“娱”的场景中,腾讯视频与优酷视频的角逐还一直在继续??????

  线上的场景“瓜分殆尽”,但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却已深陷竞争的泥潭无法自拔——这是一场入局关乎生,出局关乎死的竞逐。此后,阿里和腾讯兵分两路:一路是开辟支付新场景,所以摩拜与ofo的争夺一开始就有了A、T的影子;另一条路就是从线上向线下反攻。

  三年蛰伏,公共交通“炮火轰隆”

  在线下场景的争夺中,最先沦陷的是“餐饮商超”。其实不难理解,商超的日常交易属性与移动支付是紧密相连的,加之阿里“中供”铁军的力推和微信支付早期大力招募商户拓展场景,线下商超早已是“无扫码不支付”的红海滩。

  容易吃到嘴的“肉”已经被分食,一些特殊场景进入门槛高、切入速度慢且大多都有明显地域属性差异:如公共交通、医院和景区,这些将成为下一阶段“二马”闯关夺隘、攻城拔寨的重头戏。虽然有难度,但双方都不愿放下这难啃的“排骨“。可以看出,微信支付和支付宝都在为自己的帝国寻找的“最后的拼图”。

  从细分来看,医院和景区这两大场景中,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各有斩获。而从整体进度来看,公共交通确实是目前双方进展最快的一个领域。

  公共交通是人们日常出行的主要方式。广义而言包括民航、铁路、公路、水运等交通方式;狭义是指城市范围内定线运营的公共汽车及轨道交通、公共自行车、渡轮、索道、出租车等交通方式。而AT已经相继接入了航空和铁路运输场景,目前双方最主要瞄准的是公交、地铁场景的争夺。

  交通部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完成城市客运量1272.15亿人。其中,公共汽电车完成722.87亿人,BRT客运量21.96亿人次,轨道交通完成客运183.05亿人。即,“公交+地铁”2017年月使用频次为77亿次(2016年该数据为72亿次)。

  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数据显示,共享单车月使用频率为18亿次(2017年9月);滴滴数据显示滴滴打车月使用频率为6亿次(2016年Q2)。“公交+地铁”的市场规模可见一斑。

  阿里方面,蚂蚁金服2018年4月表示,自2015年开始进行支付宝NFC的尝试以来,截至2018年4月,蚂蚁金服在地铁支付合作城市超过15个,已经上线包括杭州、上海等在内4个城市;公交支付合作城市超过100个,已经上线包括杭州、郑州、广州、济南、重庆等在内超过50个。

  同月,马化腾也曾提及,腾讯希望助力“五生”(民生政务、生活消费、生产服务、生命健康、生态环保)的数字化转型升级,并在生活消费领域以交通、教育、旅游“一码通”为例——“到今年,我们已经在重庆、广州、三亚、郑州、合肥、呼和浩特等近50个城市推出,只需要打开手机微信的二维码扫一下,就可以乘车。“

  “乘车码”成为了继“二维码”之后的又一个香饽饽。

  公交一卡通奋起直追,A、T的日子会好过吗?

  理想很丰满,但是切入公共交通支付的路并不好走,A、T除了要应对彼此之间的竞争之外,更多的还是要与这个行业的既有玩家去“抢食“。

  首先是银联。

  A、T在公共交通支付领域跑马圈地的时候,移动支付的“国家队”银联也没有闲着,据不完全统计,银联已经接入了无锡、宜昌、肇庆、福州等多个城市的公交支付系统和上海、杭州等十多个城市的地铁系统。

  2014年3月央行叫停二维码支付的场景历历在目,事实上,虽然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一直在“逆势扩张”,但是二维码支付的合法地位一直到2016年8月才被央行正视。近年来,银行作为市场参与主体,其对个人消费者的消费行为越来越重视,这是一件好事,不过侧面也说明了,支付宝与微信支付想要发展壮大,势必躲不过与银老大的正面PK。

  更为棘手的则是公共交通一卡通工程的推进。

  2012年交通运输部发布了发展公共交通的指导意见,在这个意见里首次提出了要普及一卡通。

  2015年交通运输部印发的《关于促进交通一卡通健康发展加快实现互联互通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基本实现各大城市群跨市域、跨省域的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

  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处长汪宏宇给出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现在全国已经有210个地级以上城市(2015年统计数据显示全中国地级市有设区337个)实现了互联互通(底层技术搭建),12个有地铁的城市完成了轨道建设和改造工作。全国互联互通卡发行了1300多万张,改造机具85万个,全国异地总交易量超过了3600万笔,覆盖了1.6万条公交线路,52条轨道线路,4.2万个公共自行车桩(有桩自行车,非共享单车),2.6万个出租车。

  据汪宏宇介绍,未来国家将加大交通一卡通发卡量,并扩大其覆盖领域;提升交通一卡通为民服务质量;加强对新技术、新应用模式的研究。

  从数据上来看,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目前接入的城市均为50多个,但是大部分城市的公共交通支付是同时支持两种方式的,这不能算是A、T的胜利。

  从操作来看,目前支付宝和微信都希望通过虚拟“乘车码“的方式,替代公交卡的职能,这样的变革对于盈利模式单一的公交运营公司来说,是砍去了他们的一块收入(押金、充值),如何与公交运营公司实现共赢,是摆在A、T两家集团面前的一个难题。

  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副主任林荣在公开场合表示,近年来交通部对公共交通领域的运输服务不断加大力度,尤其是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工作,多次被部列为民生实事。下一步将继续按照交通运输部的政策方针和工作部署,以扩内涵、扩数量、扩应用为原则,将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工作继续做深、做细,继续提升交通一卡通为老百姓出行服务的理念。传统行业奋起直追也就决定了,A、T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新闻投稿合作邮箱:yktchina-admin@163.com    字体[ ] [收藏] [进入论坛]

新闻榜
推荐新闻
论坛热帖